80后相声人寻求南北融合,香港人的黄子华情结

今天我去影院看了《栋笃特工》,以前白白看了那么多脱口秀的盗版碟,仪式性的还一次。还有就是我特别好奇,这个电影在我门口的影院排片从2.15号新年开始排到了现在,而且还会接着排下去,我觉得这太神奇了,无论是《星战》还是众口一词说好的其它大制作片也没有排这么久过。今天我去看的下午5:20场,小场,超过一半的上座率(去年去看《明月几时有》的黄金时段,周五,8:00 pm,整场只有六个人),我现在明白黄子华对于香港人的意义了。

近来郭德纲因弟子打人事件成为了暴风眼中核心人物,除被扣上“三俗”帽子,德云社也停演了。而时下最流行的80后相声团体——《嘻哈包袱铺》即将在深圳、广州和香港三地展开猛烈的“演出攻势”。在这一喜一悲两件事的冲击下,被冷落许久的相声又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野。

黄子华是我热爱香港的原因之一(另一个是陶杰),我看过他所有的脱口秀(stand up commedy-香港叫栋笃笑,也是这部电影名字的部分来源),看了很多遍,他的脱口秀好看在于一切建基于哲学上的悖论,包含了完美的谬误逻辑,无论形式还是内容,都的确比普通的三俗脱口秀高级,这是个独特的路数,没人能复制。黄子华因此成了香港人的宝贝,今天我坐在戏院感受到这一点,我左边右边,分别做了一对儿情侣和一对儿中年夫妇。

威尼斯网站网址,“嘻哈包袱铺”于2008年成立,并迅速蹿红,在京城相声演出界割据一方,带起一股全国“嘻哈”热。其团员多为80后男生,他们将网络语、流行语、新闻事件巧妙地穿插在传统相声里,强烈的时代感和喜剧感冲击着观众的听觉和视觉,曾被媒体精辟点评为“传统的皮、时尚的馅”。

这就是黄子华,老少通杀,香港人进影院看黄子华,就像天津人听相声一样,非常的自然,本土,外人不易理解。最近几个月,他最新,也是最后的脱口秀门票炒到了上万。

现在中国的相声界,从广泛意义上说,呈现的是一种三足鼎立的局面。京、津地区有郭德纲的德云社,江浙沪地区有周立波的海派清口,而香港、广东等粤语地区,则有黄子华开创的“栋笃笑”。

这部电影吸引人去影院,且排片这么久,黄子华是块招牌,而且这部电影特别适合他,他以前的电影,比较脱口秀而言,可以说是惨败的。我大部分都看了,比较喜欢的是《男歌女唱》,因为角色也符合他--爱耍帅也确实帅,细腻,善良,内心向往超群表面却强调自己的普通--另外一部他自己出钱出人拍的《一文鸡保镖》无论票房还是电影本身,都很扑街(我也看了,囧^_^,还有一部更囧的《亚李爸爸,两个大盗》他和张达明一起做的,我也看了)。

郭德纲8岁投身艺坛,先后学习过评书、京剧、评剧、河北梆子等戏曲艺术,曾受到多位相声名家的指点、传授,2004年更是拜师相声艺术家侯耀文。郭德纲接受的是一套完整系统的中国相声教育,有着中国传统曲艺造诣及天津汉子的豪爽,是典型的北派文化的传承者。

最近几年他做了几部话剧,可惜,我根本抽不出时间去看,就算抽得出时间也抢不到票。只好读了剧本过过干瘾(莊梅岩写的《野猪》,改编自英国剧作家David Hare的《前度》等)。

周立波是海派清口的创始人。海派清口,源于上海本地传统的滑稽戏,并从北方单口相声和香港“栋笃笑”等曲艺形式中汲取精华,充分体现海派文化“海纳百川、勇于创新”的特点。“清口”也是相对“荤口”“粗口”而言的,内容更纯粹,表演形式也更丰富。周立波以上海人自居,单枪匹马地就在台上侃侃而谈,没有重口味的嬉笑怒骂,有的是带有上海人一贯优雅的针砭时弊。周立波是南派文化的代表,更准确的说是吴越文化的典型。吴越文化根植于长三角文明的大背景中,与海派文化一脉相承,具有“兼容并蓄,灵动睿智,经世致用,敢为人先”的精神内涵。

黄子华的表演是无法复制的,已经和他的人融为一体,印在每个粤语观众的脑海里,我的观察,平时同事间引用最多的金句,除了周星驰就是黄子华了,他就是这样融入了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大家已经把他的话当成了约定俗成。

再往南走,则出现了一个粤语脱口秀的鬼才——黄子华。他是香港“栋笃笑”的开山鼻祖。“栋笃笑”是黄子华从国外引进的stand-up comedy,独创的译名,其实质就是一种单口相声,但是它特有的互动性和灵动性,又让它带有脱口秀的神髓,是在粤语地区广受欢迎的一种表演形式。如今“栋笃笑”团队日渐壮大,形式更趋多样,林海峰把他的表演称为“是但噏”(广东话“随便说”的意思),詹瑞文则有“形体栋笃笑”。“栋笃笑”是南派文化中粤海文化的产物,带有鲜明的本土方言特色,而香港文化的开放程度,则更是赋予这种表演形式以国际化的先进性。

这部电影谈不上多么突出,但两个小时里,我听到了很多克制的大笑,我自己也度过了愉快的两小时,一下子轻松了不少,所有人都看完了所有字幕才离开(因为后面照例放了不少NG 镜头,这是贺岁片的常规)。

如果说郭德纲是北方人的包子,那么周立波就是上海人的小菜,黄子华就是广东人的早茶了。其代表的北派文化和南派文化也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各有各的优势,基本上是“南派占歌曲,北派占语言艺术”的形势。如今,郭德纲弟子打人事件闹得满城风雨,郭德纲个人声誉一落千丈,何时能东山再起也未知。而周立波一贯的“高姿态”,让他的海派清口没有要“颠覆全国”的野心和势头。这倒也符合海派文化的特性,带点孤芳自赏的意味。另一个南派文化的代表“栋笃笑”,因其特有的语言性,让其注定很难走出粤语方言的文化圈子。

除了黄子华之外,这部戏的龙套都够大牌:吴君如,张智霖,卢海鹏,谭咏麟,杨千嬅,郑中基等,还有不少TVB观众熟悉的面孔,也有不少彩蛋,比如杨千嬅在戏里出现了几十秒--继续演交警方丽娟。张智霖在公园里演蒙面超人一出场所有人都笑了,我也笑了,但我知道,我们笑的不一样,因为我并没有看任何一集《冲上云霄》。

如今,80后已经成为了社会的中流砥柱,在各行各业崭露头角,而在相声这一传统艺术表演中,“嘻哈包袱铺”这个80后新生代团体,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干劲,和年轻人的创意和热情,梦想创造与“德云社不一样的东西”,如今,又一股脑儿的往南方跑。

在我目力所及的亲戚朋友同学里,我想没人比我看港片更多了,全盛时期,香港每年产出190多部电影,我良莠不齐的看了不下三百部吧(总体感觉烂片多过好片^_^),包括后俩卖给天映频道那些国语粤语夹杂的电影。

《嘻哈包袱铺》此前曾来广东地区演出过,受到了空前的追捧。这次,为了弥补语言上的不足,他们还适当请来当地的“栋笃笑”表演者,南北混搭,极具心思和新意,势要把这里的年轻人“收买”过来。如此看来,南北“文化共融”“艺术共荣”的局面在一辈新人的努力有望了。

有时我想去。影院看,有没有必要看港片呢(反正你总会在电视上或者订阅频道看到的),是不是应该看一些炫技的好莱坞,但它确实带给我两个小时的欢乐,彻底的放松。这不正是电影的意义之一吗?

在影评网站,我看到不少差评,大致都是因为并不理解粤语文化,不了解香港,对此类影片而言,这种文化隔膜是无法完全消弭的,正如香港人也总是找不到正确的冯小刚的笑点。

其实大家都不必勉强,各有各的欢乐,不是很好吗?甚至在彼此的电影里互相取笑也不必太敏感介怀,能让大家都开心,不是很好吗?

(不算剧透,这部电影主要剧情来自次文化,波多野结衣也出镜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林愈静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网址发布于威尼斯网站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80后相声人寻求南北融合,香港人的黄子华情结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