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得热泪盈眶就降了,等不到天昏地暗

终于等到首映这一天。

  电影原来是这样拍出来的。导演和各种后期公司开会,我们在门外等着,听到他一阵阵地拍桌子,叫“你们怎么那么贵呢?我拍30年电影,一直就想着怎么追上好莱坞,到今天,总算觉得到,能有点希望了,你们这么贵,我们什么都做不起,我……”导演说不下去了,韩国的特技指导,激动得热泪盈眶,就降了。还不是一家,一降这就降了半个亚洲。
  
  当然也有开心的时候:剧组里有好多马,有空的人,偷偷溜出去骑,骑到黑水城的山丘上,回望着风沙中灯如白昼的客栈,“龙门”的旗帜猎猎飞扬。如血残阳下,一切美得如梦如幻  
  大家传颂着导演20年前,三天三夜不收工,监视器前堆满19个饭盒的传奇,想着他怎么能30年来马
不停蹄地弄出50多部电影来——答案也许就藏在那一瞬间里。
  
  我突然想起来,一整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后期公司,看到了生成完的第一个镜头——周迅从30米高的铁锁凌空飞向波光粼粼的水面,风声唬唬好像破空登录地球的超级赛亚人——我忍不住向一同看片的朋友炫耀,那个镜头是拍的,真拍的哦。
  
  因为,我还记得,就是在那一刻,我心想,我真的看到了一部了不起的电影就是这样诞生的。
  
  电影是如此之美好,我们热爱它,对它恋恋不舍,是因为它给了我们那么多途径,来讲述我们觉得非说不可的事情。by 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借来此地,一用。

去年这一天,刚结束天漠的补拍。零下17度的沙漠里,老爷指着寒风凛冽里的陈坤,说,我这里一叫“开拍”,他那边就要脱掉气球一样的棉袄,露出里面瑟瑟发抖的武林高手。说这个的时候,还有一点顽童式的幸灾乐祸。

结果风水轮流转,下午4点30,眼看着天光将收,现场火烧火燎乱成了一锅粥,他连气球式的棉袄都来不及穿,连滚带爬就下了导演车去指挥现场,“没光了、糟糕了”再后来就是“完蛋了”。然后,一个人甩开所有副导、助理、武指,步履艰难地走回导演车上,给我看到一个世界上最孤独的背影。

电影原来是这样拍出来的。

做采访的时候,他也抽雪茄,看起来很开心。到这个时候,也许连他自己都忘记了,在那辆又脏又破的工作车上,烟雾缭绕恰似愁云一片,所有工作人员都在远开一米外,挤成一团。没有人会想象,有苦尽甘来的一天,因为苦尽也未必能够甘来。

电影很成功,所以才允许像我这样的小人物跳出来感叹一下当时当日的凄苦,而不显得这是无力的自我狡辩。3500万美金拍摄的一部电影,老爷说,我们怎么那么穷呢?穷到剧组都不舍得买一张坐着舒服点的沙发。还有人提议,绣一面“穷得叮当响”的锦旗给我背着,跑腿的时候,显得有点特色。

这可是中国除了6亿投资以外,最贵的一部电影了。

导演和各种后期公司开会,我们在门外等着,听到他一阵阵地拍桌子,叫“你们怎么那么贵呢?我拍30年电影,一直就想着怎么追上好莱坞,到今天,总算觉得到,能有点希望了,你们这么贵,我们什么都做不起,我……”导演说不下去了,韩国的特技指导,激动得热泪盈眶,就降了。还不是一家,一降这就降了半个亚洲。

当然也有开心的时候:剧组里有好多马,有空的人,偷偷溜出去骑,骑到黑水城的山丘上,回望着风沙中灯如白昼的客栈,“龙门”的旗帜猎猎飞扬。如血残阳下,一切美得如梦如幻。

大家传颂着导演20年前,三天三夜不收工,监视器前堆满19个饭盒的传奇,想着他怎么能30年来马不停蹄地弄出50多部电影来——答案也许就藏在那一瞬间里。

我突然想起来,一整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后期公司,看到了生成完的第一个镜头——周迅从30米高的铁锁凌空飞向波光粼粼的水面,风声唬唬好像破空登录地球的超级赛亚人——我忍不住向一同看片的朋友炫耀,那个镜头是拍的,真拍的哦。

因为,我还记得,就是在那一刻,我心想,我真的看到了一部了不起的电影就是这样诞生的。

电影是如此之美好,我们热爱它,对它恋恋不舍,是因为它给了我们那么多途径,来讲述我们觉得非说不可的事情。by 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借来此地,一用。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网址发布于威尼斯网站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感动得热泪盈眶就降了,等不到天昏地暗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