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恐怖在哪里,看完头皮发麻

今年的电影圈,算得上是恐怖电影的大年。

今年的现象级恐怖片一部接一部,全民找Bug的《寂静之地》、吓人出贱招的招魂外传《修女》、把昆汀看哭的《阴风阵阵》,这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名声大噪的《遗传厄运》。

前有来自韩国的低成本恐怖神作《昆池岩》刷爆朋友圈,后有北美票房黑马《寂静之地》凭借不俗口碑在全球范围内引发轰动。

当然,它不是一部对大众友好的电影,尤其对于看电影解压的观众,它铺垫缓慢,内容压抑至极,绝不是茶余饭后的消遣。

图片 1

但《遗传厄运》真的是一部难得的佳作。

而就在最近又有一部备受期待的年度恐怖神片出了资源。

图片 2

这部电影早在今年的圣丹斯电影节首映时便获得压倒式的好评,媒体给出了烂番茄新鲜度100%的满分评分。

电影在影像风格上明显致敬库布里克的《闪灵》,尤其是推拉镜的应用, 叙事风格和主题则类似波兰斯基的《罗斯玛丽的婴儿》。

而一向苛刻的专业评分网站Metacritic上,也给出了87的高分。

图片 3

图片 4

全片夹杂着大量的或明或暗的隐喻,名不见经传的导演阿里·艾斯一出手就有一颗往大师肩膀上踩的野心。

正如国外媒体所盛赞的一样——

不同于一般商业恐怖片,电影没有采用任何一惊一乍的吓人计量,它的恐怖是渗透式的,前者是短暂的生理刺激,最多起鸡皮疙瘩,后者是蔓延的心理折磨,更让人毛骨悚然。

这是一部注定会名留青史的恐怖电影!

当你看着一家人慢慢地被未知的诅咒疏离、撕裂、宰割,所有的一线生机也都通向了炼狱时, 会质疑导演对这个世界有什么愁什么怨,为什么要拍这么一个糟心的故事。。从观众的精神伤害层面来讲,说它是十年来最恐怖的电影一点也不为过。

遗传厄运

Hereditary

图片 5

早在圣丹斯电影节上映之前,这部电影便已未映先火,被不少影迷奉为年度期待。

之所以收获如此高的影响力,源自于该片幕后的金主,北美著名的独立制片公司A24。

这家至今没有投资过什么商业大片的电影公司,却在最近两年的独立电影圈却风头正劲,最近几年的奥斯卡颁奖季的热门种子选手,比如:

《伯德小姐》、《灾难艺术家》、《佛罗里达乐园》、《鬼魅浮生》、《月光男孩》等等,由A24出品,几乎成了好莱坞低成本高品质的代名词。

图片 6

而一向眼光精准的A24此番又押宝在了新人导演阿里·艾斯特身上,并找来了2016年大火的恐怖片《分裂》的制作团队来为影片保驾护航。

这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果然没令影迷失望,一出手就拍了出了一部颠覆好莱坞传统恐怖片套路的神作。

图片 7

著名的电影媒体 TimeOut 更是盛赞它为:

新时代的《驱魔人》,甚至后劲更足。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该片极有可能成为今年奥斯卡颁奖的一批黑马。

图片 8

先说故事,《遗传厄运》讲述的是发生在一个神秘家族内部的所发生的一场诡异恐怖的伦理悲剧。

影片的故事涉及了好莱坞恐怖类型片的经典元素,邪教、巫术、超自然惊悚、灵异现象等,但在类型上又试图去颠覆好莱坞传统恐怖片的类型叙事法则,是一部反套路的恐怖片。

故事开始于一场家族葬礼,逝者是格雷厄姆家族的大家长,外祖母艾伦夫人。

图片 9

在葬礼上,亲朋好友都前来悼念这位容貌慈祥的老人,可唯独去世者艾伦的女儿安妮却自始至终保持冷漠。

亲友们都以为安妮是过于悲伤,但却没人注意到她的漠然中似乎还带有着一股压抑的愤怒。

安妮在葬礼上所念的悼词也有些意味深长:

我的母亲是个神秘且注重隐私的人,你以为自己了解她,其实对她一无所知。

图片 10

安妮的工作是一名装置艺术家,负责设计和制作微缩模型,她的灵感来源正是她自己的家庭。

图片 11

她有一个爱她的丈夫史蒂芬,二人共同育有一双儿女,生活在郊区的一所房子里。

儿子皮特(亚历克斯·沃尔夫饰)正值青春期,性格有些叛逆,所以与家人的关系并不亲密。

图片 12

小女儿查理(米莉·夏普洛饰)天生智力有点缺陷,从小由外婆养大,让她一直难以接受外婆的离世。

图片 13

不得不说这位小演员米莉·夏普洛天生长了一张恐怖片的脸,小小年纪演技炸裂,再加上特效化妆的辅助,为影片平添了一份诡异的气质。

外祖母去世之后,一家五口的生活本该回归平静,但安妮却开始觉得这个家庭似乎逐渐被厄运所笼罩。

先是安妮家中接连发生各种诡异事件:

女儿查理时不时会发出怪异的弹舌音,天天耷拉着一张与年龄不符的阴沉脸。

图片 14

某天在学校上课的时候,有鸽子撞死在玻璃上,她就悄悄地把鸽子尸体的头剪了下来放进口袋里。

图片 15

儿子皮特也会莫名其妙出现幻觉,在学校上课时,他看到窗户里的人影会朝着自己发出诡异的笑容。

图片 16

更诡异的是,他的身体会突然失去控制,脸部被扭曲得很狰狞,然后身体不受控制得用头猛撞桌面。

图片 17

还有母亲安妮,她有梦游的症状,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就会出现幻觉。

不是看见自己的儿子查理浑身爬满蚂蚁的惨状,就是在角落的阴影里见到已经去世母亲艾伦的身影……

图片 18

一切的诡异现象都似乎在暗示着——

死去的外祖母艾伦似乎并未离开这个家庭。

图片 19

陷入崩溃中的安妮不得已去求助于互助小组,并说出了一些关于她家庭的真相。

在她的口中,外祖母是个控制欲极强的大家长,而自己的家族更是精神病史,安妮的哥哥是神秘自杀而死,她的父亲更是选择把自己活活饿死。

图片 20

现在安妮身上的种种诡异现象,让她陷入了一种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

而彻底让这个家庭陷入分裂的则是——

女儿查理的意外死亡。

儿子皮特本来要去参加一个派对,但母亲安妮却强硬得要皮特带上自己的妹妹。

图片 21

皮特去了派对之后就开始跟好友沉迷嗑药到嗨,结果妹妹查理在派对上吃了含有坚果的巧克力蛋糕之后导致过敏,并引发了哮喘。

于是皮特值得手忙脚乱地开车带妹妹去上医院,可半路上妹妹因为呼吸不畅,就把头伸出车窗外。

图片 22

可就在这时候,为了躲避路上的一只死鹿的尸体,皮特的车发生了车祸,高速行驶导致妹妹的头被切断。

小女儿的死让母亲安妮陷入了巨大的悲伤之中,也直接导致了这个家庭关系矛盾的爆发。

图片 23

而就在此时,母亲安妮意外在互助会认识了一个当地的灵媒,她声称可以通过招魂的方式与去世的人沟通。

按捺不住对女儿的思念,安妮强迫丈夫和儿子完成了招魂仪式,可这场招魂仪式的背后却并似乎引来了更恐怖的力量。

图片 24

这股邪恶力量的背后指向了一个诡异的古代宗教仪式,而已经去世的外婆艾伦似乎与这个宗教有很大的关系。

随着真相逐渐被揭开,家族成员对自己家族命运的认知越来越崩坏,而这股被诅咒世代相传的厄运,必须有人来继承……

图片 25

相较于以往的纯粹靠感官刺激的好莱坞恐怖片的套路,《遗传厄运》在故事情节涉及上更接近于日韩恐怖片的风格,强调心理惊悚,故事无处不充满着一种诡异的悬疑感。

整部电影的时长超过2个小时,前一个小时几乎没有恐怖元素的存在,更像是一部家庭生活剧。

但随着之后剧情的反转,迷影君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导演有意为之,导演用了大量的细节和伏笔为之后的恐怖戏码做足了前戏铺垫。

图片 26

女主角安妮的工作是制作模型,电影的第一个镜头也是从女主角安妮工作室内的摆设。

随即到镜头逐渐推近至安妮正在制作模型,呈现室内全貌,工作室里摆设竟然与模型一模一样。

这个简单的镜头不仅交代了女主角的职业属性,同时也为女主角近乎强迫症式的控制欲做了铺垫。

图片 27

女主角安妮控制的手中的模型玩具,而她精神里的病态则是遗传自已故的母亲,不同之处在于——

艾伦控制的并非是模型,而是人,也就是她的子嗣。

图片 28

影片的英文片名 Hereditary 直译是「遗传」的意思,在电影中一语双关:

既暗示了安妮这一家人在血缘上的遗传了精神疾病,从父母兄长到一双儿女,都饱受精神疾病的困扰;

而另一方面也暗示了身份地位的遗传,外祖母艾伦虽然死去,但她背后的邪教巫毒力量却依然要找到下一代的继承者。

图片 29

影片的故事围绕着一场家变风波展开,继而引出了遗传病理和邪教以活人献祭的概念,导演抽丝剥茧般地层层剖开了一个家族内部的复杂隐秘。

门缝半开中飘忽的窥视眼神,耳边突然响起的弹舌声音,黑暗中突然点燃的蜡烛,无人却自动移动的玻璃杯。

图片 30

这些惊吓手法固然谈不上创新,但巧妙之处在于导演利用这些琐碎的情节,帮助影片确立了一种带有神秘主义色彩的压抑基调。

从家庭巨变所潜藏的不安情绪,到寻求外在的帮助结果无法自拔,最终到发掘一切蛛丝马迹背后的根源都是来自家族成员的血脉遗传。

图片 31

所以影片的根本目的并非在于制造惊吓,而是试图用恐怖片的手法来诉说这种血脉遗传的悲哀。

就像遗传病所带来的恐惧和担忧一样——

如果最可怕的诅咒,來自你的血脈,我们还能逃去哪?

类似的厄运依旧会不断在家族中轮回出现,仿佛宿命一般,却无力控制和阻止。

图片 32

除此之外,《遗传厄运》还涉及了太多宗教和神秘学的隐喻,并且导演自始至终也没有完全揭破故事的谜底。

从这个意义上,电影很像是韩国的那部《哭声》一样,试图打破恐怖片的单调类型。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绝对是今年最值得观看的恐怖电影。

本文发表于公众号【迷影映画】(ID:miying1994)

图片 33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搬砖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场葬礼拉开的影片的序幕,死者是女主角安妮的老妈艾伦。台上,安妮在悼辞中不留情面的称她妈个固执的人。而台下,女儿查理正在画着台上的安妮,查理眼中的妈妈也一样的狰狞固执。

图片 34

安妮在艾伦的遗物翻到一本招魂书以及一份耐人寻味的信件,信中称有重要的事没告诉安妮,强调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之后安妮见到了艾伦骷髅般的鬼影。

图片 35

憔悴的安妮来到互助会自嘲的和大家分享,她全家都是精神病,母亲人格分裂,父亲患有抑郁症并把自己饿死,哥哥有精神分裂上吊自杀,并在遗书中谴责母亲艾伦让别人进入他的体内。正因为家族男性都横遭不测,所以安妮生下彼得后坚决不让艾伦靠近儿子,但出于内疚,在女儿查理出生后,她允许艾伦照顾查理。 对照电影开场不久出现过的一个微缩玩具,场景中艾伦抢着要给查理喂奶,显然这祖母对孙女有一种病态的执念。

图片 36

安妮的独白是一段长镜头,通过拉镜、定镜、推进,让观众随之关注、聆听再剥离。我们也因此看到艾伦由自嘲、抱怨、无助的三层剥洋葱式的情绪。回头来看这一段极其重要,它交代了厄运的辐射背景。

图片 37

电影在影像风格上明显致敬库布里克的《闪灵》,尤其是推拉镜的应用叙事风格则类似波兰斯基的《罗斯玛丽的婴儿》。

儿子彼得在家乖巧,在外泡妞抽大麻,是个的典型叛逆期少年,而被祖母抚养过的女儿查理则是个长相阴郁,性格孤僻的非典型女孩。查理说她小时候像个假小子,这是个很狡猾的包袱。奶奶去世后她做出了一系列诡异的举动,比如剪下死鸽子的头,并且看到一些旁人看不到的渗人景象。

图片 38

图片 39

安妮从事着制作微缩玩具的艺术工作,忙着赶工的她希望彼得带着妹妹查理一起去参加派对。结果在派对上,意外发生了,前面种种暗涌的铺陈在这一段爆裂,整个家庭也至此开始分崩离析。无助的安妮在互助会好友的相助下试图用通灵来解决问题,但她没料到这是一条厄运重重的绝望之路。

电影在高潮之前,并没有明显的怪力乱神,厄运在电影里更多是无可名状的无形之物,借用种种不安的意象,埋伏四周,侵蚀到一幕幕的家庭戏中。

比如那场飞来横祸之前的戏份里,查理正在桌前做着奇怪的玩具模型,她嘴里发出突兀的弹舌声,桌上放着拧断的鸽子头。

图片 40

紧接着的画面是安妮用刀在切番茄,两个画面衔接出了之后惨剧的意象。

图片 41

安妮收到的美术馆的催促短信,镜头特写了手机短信和安妮无精打采的表情,同时刺耳的音乐响起。

图片 42

图片 43

如果没有这条短信,安妮可能未必会让彼得带查理去参加pater,这一切并非意外。在party的戏份中,插入了一段安妮制作微缩模型的场景,模型中艾伦的人偶站在安妮卧室门口,异常诡异。

图片 44

接着厄运发生。

画面长时间聚焦在彼得那张沦陷的脸上,画外音传来了安妮撕心裂肺地嚎哭。这一段严重让人心理不适,因为随着剧情的诱导性的发展,观众已经对这家人建立了情感认同,因此这一段,观众和角色一样猝不及防,感受到那撕裂般的痛楚。

母子俩同样是奔溃,但一个是特写,一个在画外,一个无声,一个嘶声,产生了剧烈的悲剧效果。

图片 45

由此可见,导演用微妙的布局,影像上细致的排布,营造出了无孔不入的邪恶,在电影中无处不在。微缩模型就是个嚣张的邪恶符号,透过安妮制作的模型我们透视到这个家庭的全部情景和动向。

图片 46

而过场中真实房屋的场景,也在移轴摄影的处理下被微缩化了,摆明了安妮一家始终处在某种神秘力量的窥伺中。安妮作为模型艺术家的职业也似乎是母亲艾伦对这个家庭掌控欲的延续。

图片 47

图片 48

墙上的神秘字符、查理的红色小木屋、吊诡的绿光、乃至于查理吃的一块巧克力等种种的元素都是细微的伏笔。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甚至开场不久后,彼得在客堂上看女生屁股时,背景处的讲课内容都别有含义。

老师讲述的是大力神海格力斯的故事,他说:“海格力斯在整幕戏中都完全无视了他面前的各种征兆,他以为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

有个女生说:“如果一切都无法避免,那说明角色根本没有希望,他们就像,可怕的没有希望的机器中的小卒。”

机器小卒对应着模型玩偶,加上海格力斯本身就因受到赫拉的诅咒而杀掉了自己的儿子,这看似漫不经心的内容恰恰预示了全片人物的命运。 意外事件后安妮一家陷入到死灰般的隔阂中,相互的逃避和猜疑一场晚餐戏中爆发,母子俩剑拔弩张,安妮抑制已久的情绪彻底爆发,家庭处在瓦解的边缘。

图片 52

电影前半部剧情看似缓慢又绝无闲笔,表面上是一出疑云四起的家庭戏,背地里其实是高能版的死神来了。后半部分,各路灵异鬼怪浮上台面,安妮找到了让家人破镜重圆的手段,跌落谷底的剧情开始往正向发展。

图片 53

但此片可不同于《招魂》后半段的正能量爆棚,家人的重新凝聚不过是个美好的假象,你以为剧情到该触底反弹之时,没想到谷底之下还有地狱,导演真是个彻底的魔鬼。

这里要提及一下安妮的丈夫史蒂夫了,这个貌不惊人的角色在片中有着重要的作用。史蒂夫是个模范先生,像很多现实家庭里的父亲一样,无论遇到什么情形,他都用无限的隐忍和包容来化解家庭的冲突。

图片 54

他的通情达理是家庭重要的粘合剂,即便在接踵的创痛下,家人冷漠如冰,他都在想方设法的调和与鼓励着每个人;他的理智也是牵制邪魔的唯一力量,哪怕在安妮证明了通灵是真实的,他依然一波冷水将其泼醒。直到事情愈演愈烈,家族传男不传女的厄运降临到彼得身上时,史蒂夫终于不堪重负。他在汽车里的独自抽泣,标志着他被击垮了,他的结局也好似神话中海格勒斯的结局一般。

图片 55

安妮这一家都像是无视各种征兆的海格勒斯。 史蒂夫无视了超现实的迹象,比如早前他接到的电话的线索对应着后面的墓园被掘,他发现了女儿奇怪的绘画,他从来不曾理解安妮心中的埋藏的恐惧; 安妮忽视了现实中儿子彼得内心的痛楚,以至于皮特把妈妈害怕他横遭不测的恐慌理解为对他的厌恶和排斥;而彼得则忽视自己的妹妹始,在同学面前都把她当做一个怪咖而酿成悲剧。

比起诅咒下的宿命,家庭内部因无法沟通导致的误解才更让人叹息和深省。

图片 56

他们和海格勒斯不同的地方,他们本都有选择,但他们都选择了逃避,安妮躲进在查理的小木屋,把惨祸做成不带感情的客观艺术作品,甚至寻求灵媒;而彼得选择封闭自己,他抽着大麻,生活如行尸走肉一般,史蒂夫则选择了沉默。 那么到底是邪魔入侵摧毁了家庭,还是亲情疏离摧毁了家庭,电影到底是家庭内核的恐怖片,还是恐怖内核的家庭片。

老师的那堂课上的问答给了一个悲观的答案。

老师问:“海格勒斯从来就没有选择,如果他有选择,到底是加重还是减轻了悲剧色彩呢?”

女生回答:“加重,因为如果一切都无法避免,那说明角色根本没有希望。”

所以电影真正恐怖之处就是,它在窒息之中给了角色星火般的救赎和选择,但最终所有的希望都变成全方位无死角的绝望。当然导演追求的可能是双管齐下,心魔感召外魔,外魔诱惑心魔。但它依然是一出彻头彻尾的悲剧。

图片 57

影片中的拜蒙王信仰

至于邪教的背影,电影可以引申出大量的解读和探讨,这里不做细究,附体、招魂、残杀、裸体的活死人,诡谲的笑脸,断头里蠕动的驱虫,都在最后一幕重口爆棚。

图片 58

小木屋里的仪式,通过温暖的色调和貌似圣洁的音乐营造出极度扭曲的庄严和虔诚,邪恶和圣洁皂白难分,不寒而栗。

图片 59

几位主演也奉献了绝佳的表演,无法想象演这个戏要付出多少内伤。童星米莉·夏普洛演出了女儿查理魂不附体的惊悚感。饰演彼得的亚历克斯·沃尔夫经受住了大特写长镜头的轰炸,展现出了一个被噩梦摧残的少年的脆弱和绝望。

图片 60

最震撼的还是安妮的扮演者托妮·科莱特,她在不同情绪间的转换真是着了魔的水准。其中一段神似《闪灵》里的谢莉·杜瓦尔,她应该提名奥斯卡。

图片 61

《遗传厄运》是一部情节沉稳但寓意丰盛的电影,它通过缓动的叙事和精致的设置,尤其利用看不见的弦外之音,和看得见的弦外之意。它无视了近20年主流恐怖片的格调,复苏了老派恐怖片的魅力。

P.S.:此文首发于“电影烂番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铁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网址发布于威尼斯网站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到底恐怖在哪里,看完头皮发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