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河马刷牙,我的欢乐你能复制

                                     我的欢乐你能复制

文/一只思考的若

   在围绕着一个并不新颖的主题还不赖的讲了近3个小时后,影片给出了一个皆大欢喜的收尾:三位男主角,有顺风顺水成为牛逼科学家抱得美人归的,有半道改行如愿成为摄影师还著作连连的,还有大难不死绝地反击求职成功变身工程师的。
 
   说实话,看到最后我小失望了下。我曾经邪恶地盼望导演千万不要将这三个傻帽的人生塑造的过于成功,比如不妨让那位天才科学家受尽行业排挤最后被逼至山沟沟教书育人,让那位摄影师的事业变得异常坎坷和艰辛,让那位立志成为工程师的同学在求职中输得惨点。

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是母亲节。
如果不是很多人都在网上说,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一节日。第一,这不是中国传统节日;第二,这是以第二个星期日为计量单位的节日,很多人不会做这种计数君,很多人也没有星期的概念。
有人说,不要等到母亲节才想起母亲。我自认为这句话有点夸张了,也想在这过多的评论。

   但如你所知,事实上他们最后表现都很牛逼。

我是个较少和父母联系的人,基本一周一次。
联系不多,倒也不至于把自己贬低到要到母亲节才会想起母亲的地步。
母亲很伟大,再多的语言也表达不出母亲的伟大。
所以,我打算说点别的。

   我之所以会有上面那番邪恶的想法,不是因为心理扭曲,只是觉得影片对成功的过度渲染反而在无意中扭曲了它的本意:做你想去做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而被这传统的成功大结局一闹,我琢磨着影片难免被误解为:做你想去做的,成功易如反掌。

前阵子看了一本书,《亲爱的安德烈》,适合两代共读的36封家书,由龙应台,安德烈合著。也就是说,书中展示了母亲龙应台和他的儿子安德烈互相写的36封信。
在这些信里,我看到了龙应台作为一位母亲所闪耀的智慧和光芒,看到了安德烈这个年轻人的思考和成长,也为这对母子两代人之间能够如此敞开心怀无所不谈感到惊讶。

   当然,要求这样的喜剧励志片给一个苦B的结局,显得十分苛刻。观众图的就一乐子,你这不捣乱么,不过立足于影片主题,我还是愿意执拗地纠结一番。

总觉得年青一代和老一辈之间有隔阂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不管长辈是多么的有说服力,但由于年龄和经历的差异,就会导致两代人之间拥有不同的就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
就像龙应台女士,在和他儿子没有写这36封信之前,他们对彼此内心世界的了解并不深刻,对于某些事情,以前根本没有发现原来对方竟然还有这样的觉悟。

   影片让人惊喜的是,我国群众突然发现,隔壁邻居家阿三那老头原来也患有同样的绝症,看到同命相怜的病友,群众这头必然是“于我心有戚戚”。不过一旦远眺住西边的哥们,这滋味难免换成羡慕妒嫉恨啊,在多元文化多元价值观的滋润下,人家活的那叫一个洒脱利落啊,于是咱住东边的这几家左邻右舍就只能互相安慰安慰了——谁叫咱这文化这么些年来灌输的一直是:出人头地,名利双收才是成功的正解呢。

原本安德烈之所以会答应他的母亲写这些信,只是因为他能通过自己写的这些文字获得稿费。后来,他发现母亲的形象和自己想象中的形象其实是存在很大出入的。而且,因为写信,可以互相坦诚的表达自己的感受,遇到问题也能没有顾虑地提出自己的疑惑,母子间的交流沟通因此增进了不少。

   观摩下我国的图书出版业就能略知一二,瞄准我国群众的心理特质,以成功学为卖点,出版商们乐此不疲的推出成功学书籍,碰上诸如“我的成功可以复制”这样的深水炸弹,还能登上热销榜榜单。当然最近由于曝光出不光彩的事迹,该书主人公连同他的成功传记最近已沦为过街老鼠。不过相信这样的小插曲并不会影响市场成功学的主旋律,没了“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依然会有“他的或他们的成功可以复制”继续受到群众的热捧。

在看这本书的过程中,我的心情是比较舒畅的。因为文中所提到的很多问题也是我们在平常生活中会疑惑的很司空见惯的问题,很多感受也是我们经常能体会到的感受。
虽然作者会以一种比较文艺的腔调来进行叙述,但是在看书的过程中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就像是看到了一位母亲在娓娓道来,不仅是面向他的儿子,同时也面向着在看这本书的每一位读者。

   说白了,大多数中国人对成功的价值观认可已经形成一套ISO认证体系,其指标无外乎那铁定的几样:名望、财富、家庭、事业。自然的,在光鲜亮丽的成功符号背后,这个人是否是在做自己喜爱的事情,这个人的生活是否过得开心,这个人是否认可自己工作的价值和意义,这些反倒显得无关紧要。

文中有一封信,标题是“给河马刷牙”。
安德烈问了他母亲一个问题“如果我平庸,你会失望吗?”
因为安德烈的父母,都是十分出色的人。作为儿子的他,笼罩在上一代人光辉里的他,是有一定压力的。
作为一位母亲,龙应台女士是这么回应的:

   所以,一想到社会不争气的现实和层出不穷的杯具,自然的,我对导演塑造的成功大结局就不那么满意了,毕竟这样一来,对传统成功学的批判力度难免有所削弱。说白了,让观众欢乐的,让观众产生共鸣的,不是三位男主角对各自事业的热爱,而是最终演绎出的成功人生。影片肯定的,归根还是“我的成功你能复制”,不是“我的欢乐你能复制”。

我可以现在告诉你,如果你“平庸”,我是否“失望”。

对我重要的是,安德烈,不是你有否成就,而是你是否快乐。而在现代的生活架构里,什么样的工作比较可能给你快乐?第一,它给你意义;第二,它给你时间。你的工作是你觉得有意义的,你的工作不绑架你使你成为工作的俘虏,容许你去充分体验生活,你就比较可能是快乐的。至于金钱和名声,哪里是快乐的核心元素呢?假定说,横在你眼前的选择,是到华尔街做银行经理或者到动物园照顾狮子,河马的管理员,而你是一个喜欢动物研究的人,我就完全不认为银行经理比较有成就,或者狮子、河马的管理员“平庸”。每天为钱的数字起伏而紧张而斗争,很可能不如每天给大象洗澡,给河马刷牙。

当你的工作在你心目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

如果我们不是在跟别人比名比利,而只是在为自己找心灵安适之所在,那么连“平庸”这个词都不太具有意义了。“平庸”是跟别人比,心灵的安适是跟自己比。我们最终极的负责对象,安德烈,千山万水走到最后,还是“自己”二字。因此,你当然更没有理由去跟你的上一代比,或者为了符合上一代人对你的想象而活。

   不过,把对改变社会价值观念的期望寄托在一两部影片上,显得有点痴人说梦。幸而现实当中,在成功学已经根深蒂固的中国社会,依旧有人毫不犹豫地撑起欢乐的大旗。

所以啊,就像周杰伦在《稻香》中唱的一样“功成名就不是目的,让自己快乐快乐这才叫做意义”。我们不需要别人来定义我们是否平庸,我们最重要的要做“自己”,从自己所从事的工作体验中得到快乐,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们也从来都不是为他人而活。

   比如

   总会有真诚的志愿者义无反顾的赴往贫困山区为那里的孩子义务支教,比如万里迢迢奔赴广西山区支教10年的卢安克。

   依然会有人毅然停止稳定的生活拿出不多的积蓄乐此不疲的奔走在世界各地,比如省吃俭用搭车去柏林的古跃。

   还是有人会放弃稳定的职位转而去从事自己真正热爱的事务,比如放弃教职在写作中尽情享受环乐的王小波。

   依旧有人在坚持不懈的做着自己可能并不擅长但却一如既往热爱着的事情,比如蔡国强艺术展里面的农民达芬奇们。

   当然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他们与她们,在自己热爱的事物当中体验欢乐,寻找价值,这样的人绝不少,但与庞大的人群相比,这样的人又实在太少,以至于在这个板结的社会,做自己喜欢的事,做自己认可的事,享受生活和工作带来的快乐和价值才会成为奢侈品。

   也幸好还有那么些人,像影片中的那三个傻帽一样,在追求未来的路上用自己的行动,为我们指明另一个方向。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复制“成功”,但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复制“快乐”。


     另附一篇文字,华语作家龙应台曾写信给儿子安德烈讲述她对未来的看法,写得比我好多了
给河马刷牙
  
   对我最重要的,安德烈,不是你有否成就,而是你是否快乐。而在现代的生活架构里,什么样的工作比较可能给你快乐?第一,它给你意义;第二,它给你时间。你的工作是你觉得有意义的,你的工作不绑架你使你成为工作的俘虏,容许你去充分体验生活,你就比较可能是快乐的。至于金钱和名声,哪里是快乐的核心元素呢?假定说,横在你眼前的选择是到华尔街做银行经理或者到动物园做照顾狮子河马的管理员,而你是一个喜欢动物研究的人,我就完全不认为银行经理比较有成就,或者狮子河马的管理员“平庸”。每天为钱的数字起伏而紧张而斗争,很可能不如每天给大象洗澡,给河马刷牙。

    当你的工作在你心目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

    我怕你变成画长颈鹿的提摩,不是因为他没钱没名,而是因为他找不到意义。我也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就,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

如果我们不是在跟别人比名比利,而只是在为自己找心灵安适之所在,那么连“平庸”这个词都不太有意义了。“平庸”是跟别人比,心灵的安适是跟自己比。我们最终极的负责对象,安德烈,千山万水走到最后,还是“自己”二字。因此,你当然更没有理由去跟你的上一代比,或者为了符合上一代对你的想象而活。

【南方周末】本文网址: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网址发布于威尼斯网站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给河马刷牙,我的欢乐你能复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