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离之人追逐幻影,任凭这相遇寂寞

想要知道你的名字
你,到底是谁?
两年的等待,新海诚的新作《你的名字》如约登录大陆荧幕。相信很多人和我有着这样一种同样的感受,这一次,他,也没有让我失望。
影片主要讲诉了在一次彗星与地球擦肩而过的时期,生活在大都市东京,却一心想要成为建筑师的男主泷,与生活在乡下,却向往着东京生活的女主三叶以梦为契机,奇妙的交换了身体。
在影片还在筹备期间,就有很多人放出了许多观影攻略。例如“一定要和一个喜欢的人一起去看”,“两个男生千万不要一起去看”之类的。但就我对于新海诚的电影了解程度来说,他的电影,特别适合自己一个人去看。不只是因为新海诚的电影主角都是单身狗;更重要的一点是,新海诚式的爱情,存在着众多的可能性,无论是樱花树下,公园的一角还是梦中,甚至是平行的宇宙,都有可能是一段故事的主背景,他的电影会让我们时常回想,如果当时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如果当时不去那样做,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的,是否就会拥有不一样的结局呢?它们似乎在提醒着我们,即使看似的平凡,也会有它自己独定的角色。
新海诚的电影,被天空烙下了永久的痕迹。从《秒速五厘米》的卫星,到《云之彼端,约定之所》的飞机,再到《言叶之庭》中连月不断的大雨。似乎天空的颜色主宰了整个故事的发展;天空也成为了人物内心变化的主色调。正如同从天空中划过的彗星一般,男主和女主去往了不同的两个时空。
和《言叶之庭》一样,《你的名字》依旧是以万叶集中的诗句总起的。“梦里相逢人不见,若知是梦何须醒。纵然梦里常幽会,怎比真如见一回。”写在黑板上的这一首和歌,不多不少的刚刚好描述了泷和三叶的遇见。也许是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两人在对方的生活中也活的刚刚好。三叶成功的为泷吸引住了前辈的关注,泷也帮三叶在小镇中抬起了头。但正如同所有的童话故事都会结束一样••••••“约会结束的时候,也许能看见流星哦!不管明天是谁,都好好努力吧!”如此普通的加油,却像是墓志铭一般,电话中的无人接听仿佛永眠,三叶从泷的“梦”中,消失了。
为了去见三叶,寻找自己梦境的真相,泷跟随着自己的记忆踏上了征途。当陨石坑和残损的小镇映入眼帘,伴随着三叶的死讯,梦境倒塌,手机里封存的日记化为代码,随即消失,就连最珍贵的记忆也如絮如烟,化为了空气中的尘埃,“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呢?”或许,我们从未真正的了解过彼此,所有的这些,都仅仅只是一场简简单单的梦而已。
所有的答案都隐藏在梦开始的地方,1400年前那颗陨落的陨石究竟诉说着怎样的秘密呢?喝下了口嚼酒——三叶的一半,泷再次进入了三叶的身体,这一次,他要做的是拯救自己的梦,拯救三叶。
“黄昏的时刻”让两人在山的顶端相见了,如同多年未见的恋人一般,隐藏于彼此内心的感情于此刻爆发。忽然间,梦醒了,掉落的马克笔,消失的发带,从未写完过的名字。我到底对谁说出了一直压抑于心底的“喜欢你”呢?互相约定好的永远不会忘记真的能够实现吗?
三叶和泷最终战胜了命运,但我们谁都不可能记住一个在梦里出现过的名字,时间会消磨一个人所有的回忆,最美好的也不例外。“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在这里干什么?”“我好像是来见一个人的,但那人的名字到底是什么?”从山顶醒来的泷如此问到自己。
事隔经年,曾经的梦早已化作泡影,“我想,我一直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到底在寻找些什么呢?这时才知道,影片开头泷和三叶以不同视角说出的那句“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时常会有的事情,做过的梦总是回想不起,只是,有一种什么消失的丧失感。”是他们梦醒时分最真实的写照。天空中划过的流星,就像我在梦中曾经见到的一样,还是很美!
同样的樱花飘落,同样的列车驶过,同样的惊鸿一瞥被无情地阻隔。不过,这一次,新海诚终究没有让噩梦以噩梦的形式结束。在那个晴朗的早晨,在那个平凡的坡道……
“那个,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我也是。”
“那么?你的名字是?”
是啊,在梦里能够相遇的的两人,现实中又会有多远呢?

哎,竟然起了这么个文艺的标题,其实我原本想用的标题是《梦的解析》。

图片 1

但是不文艺对不起片中那么美丽的景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Darker Than Bl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说到新海诚,第一反应就是《秒速五厘米》,《言叶之庭》,漂亮得可以当屏保的画面,粉色的樱花纷纷落下,有轨电车驰过空旷的小站,澄澈的天空上浮动丝丝缕缕的白云,慢慢变淡,散去,直到再也不能留下什么痕迹,就像想念一个人时的心情。

嗯,就是典型的日式小清新。

12月2日,新海诚的电影《你的名字》上映了。

开始,我对剧情是不抱什么期望的,你懂的,画面足够漂亮,可望而不可即和擦肩而过的淡淡忧伤,就是新海诚的大杀器。

我是抱着这样的心情走进电影院的。

开头二十分钟,嗯,确实有点恶俗。

住在东京的男高中生泷,小镇上的女高中生三叶,因为某种不可知的神秘因素,在睡梦中会互换身体,频率是大概每周两三次。

在最初的震惊和恐惧过去后,两人对这种异常的,由未知力量支配的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偶然事件渐渐变得习惯,甚至生出了某种欢喜和渴求的心情。

如果不是那次彗星降临地球,这种游戏会变得乐此不疲。

彗星,从遥远的宇宙里跋涉而来,只为1000年一次的重遇。

彗星逐渐靠近地球,用了1个月的时间。

泷和三叶的靠近,也是在这1个月里。

彗星终于到达地球的那天夜晚,泷和一同打工的同伴奥寺开始了一次正式约会,而三叶和镇上的小伙伴穿上浴衣,到山顶观看彗星降临地球的奇观。

彗星之夜过去后,泷和三叶竟然再也没有互换过身体。

泷拨打三叶留下的电话,无人接听。

凭着记忆,泷画出了三叶居住的小镇,查了无数次的地图后,确立了小镇的大致方位,泷踏上了旅途。

沿途打听,在一家小小的餐厅里,餐厅老板惊异地说,这个镇子,三年前的一个晚上,被彗星击中,全镇人都不在了。

看到这里,你是否明白,这里不仅有空间的置换,也有时间的错位。

三年前的三叶,现在的泷。

这中间好像有个bug,彗星是三年前降临地球的,为什么泷在现在的时空里会经常冒出关于彗星的片段?

这涉及到这部电影的另外一个重大设定,梦境与记忆。

在某天清晨醒来时,你是否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昨夜的梦境里,某个片段和场景,好像蒙着一层淡淡的薄雾,似曾相似却无法追寻。

从幽暗的前世今生,从遥远的宇宙深处,在星空下,在微雨过后的黄昏,在大雪覆盖的某个清晨,

在你和某个人擦肩而过时,你是否听见有人在呼唤你的名字?

人们都会经常做一些奇幻的神奇的梦,新海诚用一部电影对梦境做了解析。

你在梦里遇见的那个人,很像个虚构角色,也许从未存在过。

但也许曾经真的存在,遗憾的是你们还未相识,就已不再。

我觉得这里就有两种解读:

第一种,因为彗星降临地球,磁场发生了变化,导致了时空的错乱,泷和三叶都是实际存在的,但三年前三叶就已死去。

第二种,这一切都是泷的梦境。

到底是庄周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庄周?

张爱玲说,在千万人之中,不早不晚,你正好遇见了那个人。

这说明两个人能够遇见,概率是多么小。

而泷和三叶的相遇,是雨水落到大地上瞬间蒸发,是太阳一出细雪溶解消逝。

如果三叶三年前就已死去,那么无限悲哀。

如果这只是泷的梦境,那醒来后多么唏嘘怅然。

无论哪一种,这相遇都太寂寞。

对于这个剧情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

所以,还是直接跳过,谈谈结局。

历尽辛苦,泷终于拯救了三叶和小镇,与此同时,泷和三叶关于对方的记忆,就好像彗星划过天空时留下的痕迹,渐渐消失。

他们再也不记得有那个人,也忘了对方的名字。

多年后,在天桥上,在樱花飘落的树下,在圣诞节的夜晚,他们对擦肩而过的人投去匆匆一瞥,有某种微小而神奇的预感使他们驻足回头……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晴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网址发布于威尼斯网站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离之人追逐幻影,任凭这相遇寂寞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