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浪客剑心,浪客剑心追忆

仿着Kaito撰写的《Cowboy Bebop从A到Z的展望与随想》的形式也写了一篇,着实困难。

       

A-Animation|动画
        动画的诞生和电影有着莫大的联系,当然我们无意追溯其更为古老的历史或者回顾20世纪初的岁月,笼统地说,两者同样作为一种仍具有相当潜力的较为年轻的文化载体,存在着诸多的相似性与一些不同,不过近年CG技术的快速发展使得两者的界线越来越像是2D与3D的分别。
        毫无疑问现今平面动画的中心已从迪士尼转移到了日本。日本动画的发布形式通常分为TV版,剧场版与OVA (Original Video Animation),前两者分别在电视与影院上映,而后者则是以发售DVD,蓝光碟等为主;而在天朝,几乎所有种类的动画都可以在网上免费观看或下载。浪客剑心追忆篇(以下简称追忆篇)是于1999年在日本发布的OVA动画,多年之后仍有DVD与蓝光碟相继发布出售。然而即使电脑影像科技得到长足进步的今天,动画制作仍伴随着大量密集而乏味的人工劳动。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1

B-Background|背景
        浪客剑心全系列都以日本明治维新这一重要的历史时期前后为背景,追忆篇则叙述了主人公绯村剑心年轻时协助倒幕运动推翻幕府统治那段时期的故事,其中出现的人物多为历史上的真人,如桂小五郎,高杉晋作,冲田总司,斋藤一等。他们与真实历史中各式各样的事件,也作为许多文艺作品的原型而广为人知,如著名的催泪系动漫银魂(大雾)。
        
C-Conflict & Cross-shaped Scar|矛盾与十字伤
        矛盾是一个故事中极为重要的因素,它有着承上启下与吸引观众的功能,并且对于整部作品的思想性与艺术性有着相当的作用。由于乱世的背景设定,追忆篇中尖锐的矛盾数不胜数,善良与杀戮、宽恕与仇恨、正义与邪恶,信任与背叛,种种人物与意识形态的互相冲突与探讨使得观众能够始终保持一种紧张感。而主人公剑心脸上的十字刀疤正是对这些矛盾画龙点睛般的隐喻,纠正了小时候认为这只是一个剑客身上如纹身般耍帅装饰的观念,其深刻的含义与自然恰当地表达使得划上十字伤的桥段成为了经典场景,也成了整个追忆篇的核心所在。
        有些可惜的是导演没能将对于矛盾的旁观态度坚持到底,最后剑心冗长的独白显得不是那么必要,不过瑕不掩瑜。

    我第一次接触《浪客剑心》漫画是在2007年,那时候它的电视动画和剧场版动画都已经过了铺天盖地的时期——1999年它已经在日本连载完毕,算是老漫画了,而我还抱着镇上书店买回来的四本32开盗版漫画书,以为看的是很新的书。那家书店时常进一些印刷质量差强人意的廉价盗版漫画书,九块钱一个厚本,它成了我书柜里《鬼眼狂刀》、《犬夜叉》和《地狱老师》的供应商。

D-Discrimination|偏见
        长期以来动画被视为少年儿童的专属,就连宫崎骏大湿许多如此重口的动画片都仿佛成为了儿童文艺的代表,着实是极大的误会。作为一种将电影与绘画这两种极好的艺术体裁相结合的载体,动画在艺术表现形式上具有很大的自由度。然而由于市场的需求与导向,才使得严肃题材的作品少之又少,因此对于动画这种体裁本身定义为幼稚甚至下流实际显得有失公允的愚见。如同攻壳机动队(Ghost In Shell),星际牛仔(Cowboy Bebop)这样充满思想性与文艺性的作品却没有成为大众对于动画的良好印象,而被掩盖在萌与肉的海洋中,委实可惜。
        追忆篇作为许多西方动画网站评论中“完美”的代表,“史上最佳OVA”,被誉为“测试了动画作为一种叙事媒介所能达到的极限”,虽有些夸张的成分,但可以认为其的确代表了日本动画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度。

      不过因为粉丝的长情,贴吧上的灌水帖总是沸反盈天,有时候会冒出个把精品贴。记得有个帖子是cos女主角神谷薰的,贴上的照片美不胜收,人物还原度也高,让我从此开始关注cosplay。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帖子曰:“大家千万不要看《浪客剑心:星霜篇》啊!哥看完之后后悔死了!”那时候无知者无畏的我已经看完了漫画,收集了一些漫画周边——就是人物贴纸,贴得笔记本五彩缤纷,心想顺便把剧场版看了也是铁杆粉丝应尽的义务,就搜来看了。看完之后果真是把肠子都悔青了,懊恼不听人言,直觉得它把原著漫画毁得一干二净,摧枯拉朽片叶不留。  

E-Expressive|表现力
        在《认识电影》一书中,作者提出了一个浅显却容易被忽略的观点,即一切技巧的应用都应为了表现力而服务。单单对动画而言,表现力的来源也是多种多样的。作画、音乐、对白、剧情等等方面应当相互配合以营造出相应的氛围,单方面的缺陷对于整体的表现力可能就颇为致命,反过来说单方面的过分突出也是如此。
        追忆篇典雅的作画,哀婉的音乐,深沉的对白成功地营造出了一种日本特有的风情;同时极为精彩打斗过程,伴随着如诗般的暴力美学,也很好地诠释了菊与刀这一特质;在唯美与独特的气氛渲染之下,观众很容易感受到片中人物的情绪波动。

     《浪客剑心》终归是热血漫画,尽管有英雄人物的儿女情长,但打斗场面还是占了相当大的篇幅。与一般的英雄漫画不同,它有真实的历史背景,日本幕末年代,倒幕运动风云四起,维新政府要取代幕府建立日本新时代,日本内乱不断。绯村剑心是维新派中的一名刽子手,由于出剑奇快杀人无数,有“千人斩拔刀斋”之誉。随着倒幕完成,日本进入明治时代,剑心收起刀,成为一名浪客。但各种反维新运动的势力依然不断,剑心从前的仇家也不断找上门来。

F-Furuhashi Kazuhiro|古桥一浩
        导演古桥一浩作为日本中生代动画监督,长期活跃于日本动画界,20多年来始终参与着不同动画的制作,以扎实的现实主义风格而闻名。因早年主要从事动画分镜工作,使他对此有着独到的理解和丰富的经验。追忆篇中的分镜和剪辑有着“教科书般”的美誉。
        最近的作品为Sunrise公司出品的OVA动画机动战士高达UC,丰富的细节和严谨的制作为历代高达之最,战斗场景同样堪称萝卜片(Robot)的教科书。
顺便提一下如今大热的泽野弘之老湿在UC中的配乐简直不能更赞。

       绯村剑心的人物设定是常人形态,虽剑术高超但并非打不死,也会受重伤,比如与前维新志士志志雄真实的京都之战,就使得他养伤一个月。与高大全的英雄人物形象相比,剑心身材细小,人物资料介绍他只有一米五八。我总觉得剑心的身高是和月伸宏故意设计的,意在改变读者三观:你看这么细小的男人不也是很优秀吗不也很好吗!就像我觉得《泡沫之夏》里尹夏沫有一头卷发、有个弟弟这些设定也是明晓溪故意刷新读者既定想法的:谁说女主角只能有长直黑的头发和有个哥哥的?你看我的女主角不也非常受大家欢迎?我得说,他们成功了,至少在我看来,尹夏沫的一头海藻长卷发确实是美。

G-Garb|服饰
        和服的称谓定义在明治维新前后发生了一定的变化,现多指日本民族服饰,与洋服相对应。现代和服的种类也颇多,在目前最普遍的固定情节烟火大会中,各位萌娘所穿着的浴衣与正式的和服(如振袖)也并不是一类。如今正装和服的价格据悉令人发指。
追忆篇男女所穿着均为和服,剑心的衣着大约是普通的便宜货。可以注意到和服均是右衽,凸显出从中国传入的明显痕迹。
TV动画《花牌情缘》中出现了许多和服的款式。

       剑心浪迹日本各地,遇上神谷道场的神谷薰之后和她一起生活,他的爱好是洗衣、扫地、烧水、煮饭、买菜,所以他不与人决斗时一般是在做家务。除了拿起刀与人决战的凶狠眼神,他是一个性格很温和、很懂得关心他人的人,这也是在漫画推出后他拥有庞大女粉丝团的原因。明治时代已经不再需要刽子手,他的逆刃刀只为正义而挥,即使决战,也不取人性命。在经历了四大厚本漫画书的大小故事、生死决战之后,剑心回到神谷道场,和薰有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叫做剑路,薰一如既往对经历了一番死战的剑心说——

H-Historical Perspective|历史观
        浪客剑心的漫画原作中就透露着对于战争的反思和探讨,即使对于明治维新这样一个从结果上来说取得重大进步的事件,也不忘揭示它阴暗的一面。辩证的历史观是追忆篇区别于善恶分明的一般少年动漫的地方之一,同样借由剑心的师傅比古清十郎之口说出的许多值得思考的对白也令人难以忘怀。

       “剑心,欢迎回来。”

I-Instant|瞬间
        一般来说,比起电影,动画在表现人物动作方面更为麻烦和困难,但相对的,运用定格的画面有时却也显得更为自然和传神。无论是女主角出场时瞬间闪过的白梅,还是用以显示季节的石榴,或者是展现古京都风貌的风景画,大量运用静止画面是日本动画的一个特点,它们在追忆篇中非常好地传达了一种独特的凄美,也留下了许多经典的瞬间。
       当然与此同时也大幅节约了成本,因此应用非常广泛,如著名的新世纪福音战士(还记得那节意义不明的列车车厢吗?)。

      这是漫画版的结局,而TV版的结局是,剑心和薰结婚后生活在一起,两人共同养育孩子,故事在打打闹闹的一帧桢生活场景中落幕。

J-Japanese Sword|日本刀
        日本刀是武士道文化的重要象征与组成部分,其制造,装饰,保存及用途都有着非常复杂的工序和规定。追忆篇中常见到武士佩戴一长一短两把刀。长刀为太刀或打刀,两者的佩戴方式与用途也不同,根据片中剑心擅长拔刀术以及长刀佩戴时刀刃向上这一特点,可以判断其佩戴的为打刀。短刀称为胁差(肋差),适于狭窄空间或近战,及野外生存工具使用,常见的谣传是胁差是用来自杀的,随身带着刀准备自杀是相当不合理的推断。

     但是《浪客剑心:星霜篇》把安静平和的结局全毁了。

K-Kyoto|京都
        在明治维新1868年迁都东京前,京都一直是日本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同时也是倒幕运动的活动中心,各方势力关系错综复杂危机四伏。京都曾因战火毁坏并重建了多次,二战时因许多建筑珍贵的历史价值而免于轰炸。
动画中池田屋事件是历史中的真实事件,发生于京都三条小桥的一间旅馆,对于倒幕运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除了《星霜篇》之外,《浪客剑心》还有其他剧场版,如讲述剑心脸颊十字伤由来的《追忆篇》、剑心与志志雄真实京都对决的《新京都篇》,但是唯有《星霜篇》引发一片狂骂,因它给予了浪客故事一个异常粗暴的结局,以致很多读者在痛哭流涕之余和我一样拍案而起:“你怎么可以把我的剑心整死!你把我的剑心还给我啊!”

L-Live Action|真人翻拍
        2012年浪客剑心翻拍的真人版电影在日本上映,由原作者和月伸宏担任编剧,讲述的是新时代里剑心和熏、佐之助等人的故事。
评价意外得还不错。
不知许斐刚老师怎么看。

     《星霜篇》等于是漫画的后续,时间到了明治26年,陆军统帅山县有朋拜访剑心,因当时大陆与日本局势紧张,希望剑心引兵出征,剑心觉得这是他弥补以往杀人如麻罪过的机会,于是毅然前往。在去之前,他已经感染上恶性传染病,身体出现了大块大块的血斑。最后,多年的朋友相乐左之助帮助他回到日本,他挣扎回到阿薰身边,死去了。

M-Montage|剪辑
       严格意义上来说蒙太奇只是剪辑方式的一种,然而其本身定义也不甚明确,不如说更像是一种理念。对于追忆篇,相当流畅的的剪辑贯穿了全篇,并控制了整部动画的节奏,如第一话运用极为紧凑的插叙方式将很长一段故事浓缩进了28分钟里却让人觉得条理相当的清晰;第三话则可以放缓了节奏凸显出了舒缓的田园生活,而其中不时的静默仿佛又凝聚着悲剧性的情感;很好地诠释了《认识电影》中引用新浪潮派的观点:“剪辑方式不只是一种潮流,也不是技术的限制,更不是僵化的教条,而是取决于内容和题材。”不过可能新房昭之导演不会同意。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话结尾处的决斗场面,加速交替的两人特写直白地使观众紧张起来,而后瞬间的出手杀人可谓酣畅淋漓,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和废话,代表了导演对于动作场景的深刻理解。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矛盾因素,比如剑心的儿子剑路多年来对父亲不理解,离家出走拜父亲当年的师傅为师,意图超越父亲,成为最强。他不再是漫画中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孩了,也没有继承他父亲的善解人意。

N-NTR|牛头人(大雾)
        我是来破坏气氛的。当然,其实这种主题无关紧要。

       所以痴情的铁杆粉们坚决不肯承认《星霜篇》是《浪客剑心》的结局,干脆否认它的存在,连提都不提就最好;而我在时隔几年之后回忆起《星霜篇》,尽管已经过了捧着漫画为之喜为之泣的小小年纪,也接受了一些悲剧理论,深知悲剧使艺术更深刻,但仍然不能接受《星霜篇》。

O-Original Soundtrack|原声带
        乱世中的恩怨情仇这一题材相当常见,而难得的是追忆篇在开篇就以颇具冲击力的背景音乐和其悲痛与冲突的主题将深沉哀婉的情绪带给观众,毫不花哨开门见山的开头与全篇的氛围非常契合。资深的学院派作曲家岩崎琢老师在整个追忆篇中都保持了凝重典雅的风格,高水准的配乐成为了许多观众观看追忆篇后最直观的的印象,其OST也成为了日本动画配乐的经典大碟。

       有理智派提出,这样的结局其实也很合理,所谓“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仗剑生,为剑死,一个握着刀的人最终在新时代悲惨地死去,而他的儿子幸福地拥有新生活,这不也很好。

P-Prequel|前传
        整个浪客剑心系列的时间顺序为:追忆篇→TV版→星霜篇。追忆篇自然可以当做一个独立故事来看,然而实则若是没有TV版的铺垫感动程度也会大减。星霜篇是古桥一浩在追忆篇大获成功后制作的原创剧场版,可以看得出从雪代巴到神谷熏这样一个完满的救赎是导演的用心所在。
        然而由于星霜篇中的侵华战争情节与人物性格过分阴暗使得作品饱受诟病。

       这好吗?我觉得并不好,并不只是因为主角的惨死砍伤了我的神经,还因为故事情节设置上悲剧过度,反而显得造作。其中有一点牵涉到民族立场问题。剑心既是在明治26年亦即公元1893年奔赴大陆,那自然会使我联想到,剑心是为中日甲午战争做准备了?而历史上日本浪人在侵华战争中也确实是支气焰不小的邪恶力量,面对这种质疑,自然有人会嗤之以鼻,看个漫画,何须如此认真。然而漫画原著本来是没有关系到政治敏感的,就算有宏大的历史背景,也不过是日本国内的政权纷争。但是如若牵涉到两国问题,想来稍有历史立场的中国读者必定如鲠在噎。当然你可以不接受这样的推断,也可以大声驳斥:你有看到剑心提刀上战场杀中国人了吗?没有啊!好吧,那就没有吧,还要什么比观众心安更重要的呢。

Q-Question|提问
        注意到那个陀螺了吗?

      那日方会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他们为什么不照顾中国观众的感受,让剑心去参见中日战争?读过鲁思·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能对日本人性格得到十分透彻的了解,日本人自认为是东亚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有责任“拯救”大东亚,他们不认为侵华有过错,在他们看来当时的中国落后如斯,应该得到日本的帮助,从而达到“各得其所,各安其分”的日本传统文化标准。可惜,这种自以为是的价值输出并没有得到其他国家的支持,所以日本人很错愕。其实就今天看来,日本的官方主流又何尝承认他们是错的。这么看来,制片人要让剑心参加甲午战争,于读者而言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为之开脱也是徒然。

R-Realism & Romanticism|现实主义&浪漫主义
        此处所指的两者范畴其实不同,追忆篇的故事本身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情感(对立于文学风格中的现实主义),然而动画风格来说却是十足的现实主义(对立于电影风格中的形式主义)。严格地区分辨认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只是这样表面上的反差运用实际能有很好的互补效果。

       还有剑心的恶性传染病,究竟他罹患何病?《星霜篇》并未明说,于是一群考证帝说,是红斑狼疮。又有新的考证帝言之凿凿,肯定不是红斑狼疮,根据各种症状和剧情来推断,是梅毒,大家回忆一下剑心与志志雄真实在京都决战的时候,被志志雄咬过身上的肉,病原体通过他的鲜血和唾沫被传播,经过多年的潜伏期,于是剑心就不幸患病了。看到如此推断,就足以令读者拍案而起一百遍了——死都算了,居然死得如此不体面……这是万万不能忍的,如果编剧本意真是如此,那可真是无聊至极。

S-Storyboard|分镜
        分镜在影视艺术中是非常基础且关键的一个环节,是指在实际拍摄之前以简单草图的方式来规划画面的构成,并决定对白,特效,镜头运动,时间长度等要素,可谓是影视的蓝图。事实上不那么用心的电影并不会对每一个镜头都进行仔细设计,然而即使不那么用心的动画也得按部就班地画出分镜稿。
        追忆篇大致上还是参考了漫画原作的分镜方式(这样的技巧首先由手冢治虫大湿引入漫画创作中,因此被称为现代漫画之父),但也因此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修改与完善之中,使得许多画面都精致严谨且具有象征性意义,具体可以参考此贴(剧透慎入) 。
        如此精益求精的制作足以令人赞叹。

       其实无论剑心因何病而死,最令人不忍猝读的是他衰老病弱的模样。左之助千里迢迢去中国大陆找到他,看到他独居在一间小草屋里。左之助烤了一枝鱼扔给他,剑心艰难举起手,没有力气接住,发出喏喏嗫嚅之声。天翔龙闪成绝响,人间不见拔刀斋。看惯了漫画中他的打斗雄姿的读者们,就算是铁打的心恐怕也要潸然泪下了。

T-TV Series|电视动画剧集
        浪客剑心TV动画于1996年先于追忆篇播出,导演也是古桥一浩。漫画改编至62集京都篇结束,而后62-95集为原创剧情,其画风更贴近漫画原作,与追忆篇均有较大不同。其中的京都篇于2011为上下两部剧场版动画《浪客剑心-新京都篇》,被各方声讨。另有1997年由辻初树导演的剧场版动画《浪客剑心-给维新志士的镇魂歌》。

      阿薰说:“樱花盛开的时候固然很美,凋谢的时候亦别有一番景致呢。”剑心说:“鲜花凋谢,在下总是无法喜欢。今早做了一个梦,那时候(指幕末),血好像花瓣般在飞舞。”《星霜篇》像一曲英雄挽歌,哀叹的语调一贯而终。这部电影有很多场面其实是原著漫画的缩略,只是为原著添加了新的结尾。其实在原著中,在薰的帮助下,剑心作为一名刽子手的负罪感已经减淡,他从此和家人朋友一起平淡地在新时代中展开新生活。但是《星霜篇》好像不能放过他似的,将各种沉疴加诸他身上。这就使人不得不怀疑悲剧的存在意义。如果一个悲剧创造出来只是为了博取读者眼泪,并以此为成就,那可真是无耻之举。话说回来,TVB的电视剧多年来走大团圆结局路线受到观众诟病,于是近年来一改旧貌,总在大结局安排一两个人死去,至于是主角死还是配角死则看情节安排,虽然是不俗套了,但是又显得造作。固然人终有一死,死于各种意外也无可厚非,但如果为了某种迎合目的而让某个角色死得过于突兀,则制片的险恶用心可见一斑。

U-Useful Tips|小贴士
        致观影者:本篇中所出现的历史人物是被安排在架空的历史设定中,并且本片中一部分段落存在过激描绘场面。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星霜篇》并非和月伸宏的原作,其结局也并非和月的意愿,只是一个同人作品,所以电影监督人古桥一浩承受了铁杆剑心粉的责难。正如有人所说,古桥一浩成就了自己的名声,伤的是剑心粉的心。《浪客剑心》的TV版基本忠实于漫画原著,而2012年上映的电影《浪客剑心》真人版还原度也很高,134分钟的剧情基本囊括了原著前部分的主线故事,这部粉丝向的作品也可作为热心读者的一个抚慰。不过我总怀念以往那些看漫画的时光,漫画里有吵吵闹闹的生活细节,有明治时代的众生相:明神弥彦是个最能体现日本人性格的少年,自尊心异常强硬,容不得一丁点嘲笑;饭店里打工的阿燕折射出日本女性地位低下的现实;还有那个最受读者欢迎的反派,濑田宗次郎在一个雨夜为保全自己的性命而将加害自己的家人全部杀死,后来脸上一直带着微笑表情(你是不是想起了夜兔神威?),后来他回忆:“其实,当时我是想哭的。”

V- Voice Acting|配音与声优
        剑心的配音演员凉风真世并非职业声优,却是日本著名的宝冢歌剧团的当家明星,然而在动画配音中唯一饰演过的角色竟就是绯村剑心,也成为了一段传奇。在追忆篇中采用了与TV版中的温柔搞笑截然相反的冷酷音色,表现也相当出色。而女主角雪代巴的声优岩男润子富有磁性的成熟嗓音也为人称道,第一话末尾时的表演着实令人难忘。

       当然还有薰,无论他何时出现,薰会伸出手说:“剑心,欢迎回来。”穿越了烽火硝烟和冷锐剑气,回归到寻常巷陌的烟烧火燎,安定于柴米油盐的小确幸,足矣。我们的男主角从此带着脸上的十字刀疤,一直活在漫画书之中。

W-Watsuki Nobuhiro|和月伸宏
        作者高中时就已出道,并在漫画名家小畑健老师手下担任过一段时期的助手。1994年在漫画杂志《周刊少年JUMP》上开始正式连载《浪客剑心》,并于1999年完结。至今再没有大人气的作品问世。
        普遍认为追忆篇的水准超过漫画原作,一些寓意深刻的场景也是动画改编(如十字伤在漫画中其实是意外被划伤),气氛不似动画那般从头至尾的压抑,打斗的片段也略显杂技。但不可否认其故事的创作仍是极为精彩的。

       至于那个引我扼腕痛恨至今的《星霜篇》,我真情愿我从来没有看过。

X-Xenophobia|仇外
        1853年,美国海军准将马休•佩里率领舰队进入江户,要求同德川幕府建立外交关系和进行贸易,并于此后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史称“黑船事件”,是幕末维新运动的重要诱因。

Youth|青少年时期
        这个红头发,个头矮小,脸上有个十字伤疤,整天微笑着的男人大约是许多人小时候的偶像。高中前笔者还一直幻想着拿着扫把放出一记天翔龙闪,只不过从未成功。许多从前的少年动漫对于青少年来说确实能起到不少积极的教育意义,不如把思想品德课改成放动画吧?

Z-Zenith|巅峰之作
      如果规定我的硬盘里只能留下一部动画,那一定是它。
      即使“神作”一词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已显泛滥,诸如《刀剑神域》这样的“宇宙神作”层出不穷也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多唇枪舌剑,但不可否认神作确实是存在的。
      米泽穗信在冰菓中借摩耶花与河内学姐的争论道出了对于动漫批评的一种见解:“名作自打它诞生那天起就是名作。”可见在有了一定的阅历之后,能知道总会有一些作品可称之为Outstanding。
      固然评价是极为主观的活动,然而亦需要有一定的标准循。“喜欢”和“优秀”从逻辑上并没有必然联系,就好似纵使可能很喜欢长得可爱的小鸭子,但它终究不会是一只天鹅。很多时候,看一下就能知道区别。

(完)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网址发布于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浪客剑心,浪客剑心追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