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火拼演绎乒坛风云,戏说镇江市第十四届运

不知什么时候,镇江与乒乓结下了不解之缘。

适逢巴黎世乒赛期间,镇江市第十四届运动会职工部乒乓球比赛在东门工人文化宫火爆登场。这让镇江球迷在电视机前欣赏巴黎世乒赛之余,又多了一个现场体验乒乓休闲的机会,其中的男子团体决赛延续了以往的经典,令人津津乐道。

镇江就这么大,在乒坛“混迹”的,如:以竺志峰、叶纪超领衔的市工人队、至今还在“战斗”一线的朱国芳、高飞等一批老将、曾经打遍全市无敌手的钱亮、独霸乒坛十多年的马良以及更多的草根球友球迷们。

全市各辖市、区和市直各系统的41个代表队参加了本次男子团体赛。经过激烈角逐,以“神笔马良”为代表的市交通局代表队和以“尹家军”为班底的丹徒区代表队不出意外地进入了最后的冠军争夺,展开了一场专业与业余、正手与反手、老道与年轻、进攻与防守、正规与亮点的精彩厮杀,最终市交通局代表队以3:2的微弱优势笑到了最后。

大家都一贯秉承着“一生的对手,一世的朋友”,在不知不觉中加深了镇江乒乓文化的积淀。借第十五届市运会职工部乒乓球盛会之际,让我们一起游走在镇江乒坛的历史与现实之间。

专业与业余的较量

图片 1

首盘,抽到主队的交通派出刘波对阵丹徒的殷秋涛。作为镇江业余高手的殷秋涛,几乎把近年来的所有业余时间都耗在乒乓上了,从丹阳到扬中,从大港到东宫,每次大大小小的比赛肯定是少不了“涛哥”的身影。估计他这辈子“与乒乓白头偕老了”。也正是这种对提高乒乓技术的孜孜以求,成就了他成为本土草根纯粹乒乓的代表人物,并形成了独特的“涛”式发球和进攻。但是,从谦虚的他那里经常听到的却总是低调的一句“我真不是名流,我就是个人流”。从小在乒校打球,进入过省体工队的刘波人高马大,以稳健的远台削球打法,辅以高质量的进攻,常让对手吃尽苦头。比赛开局,殷秋涛就极不适应刘波反差很大的转与不转的削球,时而拉球下网、时而攻球出界。毕竟业余选手的进攻质量不是太高,难以一板致胜,加上对手动不动用正手爆冲改变节奏,很快刘波以3:0为市交通局代表队先拔头筹。业余与专业队员之战,呈现一面倒局势,无可厚非,也不足为奇,但愿不会影响“涛哥”和在场观看的草根球友打球的积极性和乐趣。

环境篇

正手与反手的厮杀

我市作为全国乒乓球重点城市之一,乒乓把原本没有交集的人有了共同语言。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培养体制机制外,民间的俱乐部也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市区的阳光、青少年活动中心、江大、东宫、365、优山美地、万科、恒大绿洲、圆梦等,各辖市区也一样;平日里各网站、各俱乐部、各地、各系统、各赞助商组织的赛事也多了,什么混合团体赛、邀请赛、对抗赛、积分赛、精英赛等赛事常年不断;

第二盘由交通的马良对阵丹徒的尹杰。作为曾经各自经过福建省体工队、北京卓隆乒乓球俱乐部专业打造过的选手,共同为现场的球迷演绎了一场“镇江世乒赛”:正手强大的马良不仅能拉出集旋转与速度为一体的高质量的弧圈,下盘灵动的双腿梦幻般的步伐更是为连续进攻提供了保障;再看对面,反手见长的尹杰则始终以中台也能发力盖打的防守反击与之周旋。这盘本以为势均力敌的比赛,开始后就出人意料地进入马良的正手连续得分轨道。在马良2:0领先后,尹杰反而冷静下来,“输,不要紧,但不能输了这么惨啊!搞得我像从生态丹徒跑到东宫来打酱油似的,高低要把我反手的东东拿出来!”。果真,接下去人们看到的尹杰是:反手位用反手挡,正手位用反手搪,中台侧身位用反手发力,中台正手位还是用反手加力。奇了怪了,大家见到的整个就是一个全台反手的打法啊!也就是在这大势将去的关键时刻,尹杰用诡异的几乎纯反手连下两城,把比分扳成了2:2。一时间,红、黑两色胶皮将小小银球翻腾在空气与灯光之间,仿佛赋予了乒乓新的生命节律,并完美地与现场观众脉搏的跳动发生了共振,又恰似呈现了一幅美感十足、磅礴之气的画面,给大众以强烈视觉冲击和愉悦。决胜局中,马良及时调整了战术,还是凭借过硬的正手技术和几乎一成不变的正手落点,赢得了这场焦点之战。

有人说“公平,就好比刘欢的脖子,理论上是存在的,可是我从来没能找到过”,看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每次都能见到那些脸熟却很难叫出姓名的大部分都是50岁以上的,甘当绿叶的红衣裁判的裁决是公平准确的,他们也是赛场上最忙碌的人;还有坚持几十年在幕后培养本地裁判的周幼华;当然少不了提及的是钟爱乒乓一生的《镇江乒坛》执行主编王庆生,你看他为宣传国球操劳得已经是满头白发了……

经验与年轻的比拼

四年一次的市运会职工部乒乓球比赛,号称城市的乒乓奥运会,遗憾的是这次的场地可能稍微“搭浆”了些,球桌陈旧、灯光晃眼、决赛时地胶也呆萌地翻起来“伸了个懒腰”来了个葛优躺,但场边吃瓜球迷的热情却丝毫没有减少,在这个人满为患的空间打个电话,传来的都是“你呼叫的客户正在挨打中,请稍后再打……”再听说曾经被蔡猛、杨影多次在央视提到、深受球迷喜爱的全国地市级唯一的乒乓杂志《镇江乒坛》也不知何因停刊了……

第三盘由丹徒老将尹网泉对交通的年轻选手王子。一方是小时成名于丹徒体校、现今已是本地乒坛的老资格,另一方则是曾在八一队集训、年龄与尹网泉儿子(尹杰)相当的“英俊少年”。在先期举行的单打比赛中,尹网泉被王子逆转惜败,可以想象此时的尹网泉是有想法的,谁都不希望失败的历史会重演,这也就注定了“两代人”的交锋充满了不可预测。从开局起,老将即采取了稳定为上的打法,从发球到推档相持,从搓球到轻挂上手,无一不显示了上桌为主、落点为主想“磨死对方”的打法。而年少气盛的王子则是以先发制人强硬上手加以回击。双方旗鼓相当,比分成犬牙交错,两局下来双方各胜1局。从第三局起,场上风云突变,尹网泉不仅拿出依旧销魂的多变发球和依然令人如痴如醉的轻挂完美弧线,更是出人意料地使出了每得1分便挥动着大拳怒吼天尊般地吼出“嗷—嗷,嗷—嗷””两声的怪招。一向矜持的他,今天变得如此激情奔放东宫,近乎疯狂,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

选手篇

。“见过对方喊的,没见过老同志这么喊的,更没见过老同志能喊得这么厉害的”!刹那间,王子出现一连串接发球下网、进攻出界等失误,直到1:3输了比赛,稚嫩的脸上还挂着莫名的无奈。尽管从技术层面来看,王子打法更为先进、更为主动,而这盘球不是被对手给打死的,而是被对手给“吼”死的!老将尹网泉的这场“复仇”(单打被王子逆转)之战,验证了汤姆贾诺维奇的那句名言:“永远不要低估一颗冠军的心”!对于一位年过半百的老

大家耳闻能详的本地不老男神们,本次比赛几乎悉数登场,也是蛮拼的。我们又看到了朱国芳与尹网泉对阵时的超级八大板、又见到了高飞与张志荣双方“缠斗”到决胜局才分出胜负等精彩场面,令人如痴如醉。让人欣赏之余亦感慨万千:这些在球场上拥有超级续航能力的“老司机”们,给球迷带来的远远不止是球技与愉悦,更多的是一颗跃动着的年轻的心,代表着一种怀旧、一种执着、一种坚持。这正是老一代选手对待乒乓的一种情怀和境界!

运动员来说,还能保持着如此的激情四溢,堪比鸟叔的江南style,实属不易!

这些战神的乒乓展示,是智慧,是创作,是艺术;对球迷来说可以模仿,可以体味,更多的则是欣赏。对于这种“老杆子”们由内而外展现出来的美,如果有人问“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我想,你的“守着乒乓桑田变幻的诺言”就是最好的答案!

进攻与防守的碰撞第四盘是双方的1号主力碰撞,交通的刘波对丹徒的尹杰,正是“老子吼罢儿登场”。开局起,面对进攻气盛的尹杰,刘波凭借稳健的转与不转削球,逼迫反手强于正手的尹杰出现多次失误,虽一路“挨打”,却一路告捷,很快以大比分领先,出乎意外轻松地拿下第1局。此时,如果你拨打刘波的手机,听到的是肯定是“你呼叫的客户正在挨打中,请稍后再打”。从第2局开始,刘波一反常态,放弃了对方最害怕的削球,却以进攻为主,准备反其道而胜之。这下正中了尹杰的下怀,啪、啪、啪,尹杰砍瓜切菜般地连扳三局,为丹徒队得到宝贵的1分,使两个队大比分打成2:2。如果说“果冻,让皮鞋毁了”、“幸福,让央视毁了”、“白酒,让酒鬼酒毁了”、“手表,让杨达才毁了”的话,那么,这场球可能就是“胜利,让进攻毁了”!

曾记否,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一帮市工人队的球友们,经常在东宫的一楼乒乓厅集训,诸如竺志峰、叶纪超、陈宪、须晓敏、王桂清、吴光成、肖克永、尹网泉、连维义、钟高健等等,那时在精英赛、“市长杯·津市杯”等赛场上经常会看到他们的英姿,时常还与当时仍年轻的朱国芳、高飞、虞朝晖等丹阳高手进行“复仇”赛……。

正规与亮点的对垒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尽管时光带走了年轻的岁月,却带不走永恒的追逐,“鸳鸳相抱何时了,鸯在一旁看热闹”,历历在目的场景,都深藏在球迷的脑海中,更为这座城市平添了美好记忆。借用顾拜旦的“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不是凯旋而是战斗”之名言,你们曾经创造的光荣与梦想,不会随着暂别或离开而消失!为了老将们的乒乓故事,更为了老将们如同这座乒乓城的执着与追求,球迷向你们致敬!

决胜盘,交通的马良对阵丹徒的殷秋涛。马良一向被球友捧为打球认真敬业的正规军,殷秋涛也一向被粉丝封为业余乒乓界的发烧友和骨灰级人物。

所谓中坚,不一定就是实力最强势、最顶尖,但一定是最扎实、最精锐的,是团体中承上启下、极富创造性和战斗力的部分。它不仅仅是一个地位概念和实力概念,更是一个文化概念,更是经验传承和文化概念,他们对于社会文化底蕴和精神气质会产生极大影响,是一个社会、行业前进稳定而坚实的动力。

说老实话,如果镇江最好的球员在你的球队,这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安全感。一旦马良将自己纳入比赛方程式,开启得分模式,正规军的优势显现无疑。尽管如此,殷秋涛还是使出了平时在江湖上屡试不爽的各种秘笈,连“搏”带“偷”地赢下一局,但终因火候不到以1:3落败。涛哥的输球,并没有令草根球友感到遗憾,而是又一次呈现了草根选手的优秀品质和对决亮点,那就是“认认真真打好球,踏踏实实走过场”。难怪他下场后动情地说了句:“你可以不理我,但不可以不理解我”。没关系,爱乒才会赢嘛!

说起镇江乒坛的中坚力量,有篮球比乒乓打得更好的顾大洪、自费参加职业队训练的孙爱明、业余球王殷秋涛、科班出身的张钰铭、摆脱地心引力的灵魂舞者王小军、手感超人的妖刀吴海军、独树一帜的长胶王魏小卓、拥有博士学位的陈继明、身怀教科书般动作的铁镭、出凡入胜的乒乓器材专家马剑涛等等。

乒乓,玩的就是快乐

他们人人武艺高强,个个打通了任督二脉,在摸爬滚打的实战中用细节的功夫堆砌出来一身过硬的绝招,逆天指数无法估量。虽然出道不同、行当各异,但他们都体现出对待乒乓共同的特质,那就是热爱与不舍!他们不仅使自己站在乒坛的前沿,也成为苦练在各地场所、扎根于基层群众中的活跃分子,自娱自乐和传帮带俨然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和生活。

对竞技项目而言,有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凭实力说话。看了本次世乒赛,想起了曾经有人说过:“乒乓是什么?乒乓就是世界各国人在陪中国人玩的一种竞技体育项目,玩到最后外国人只有争亚军的份”。交通局基本上取得了近年来市级比赛的大满贯,这次职工部乒乓赛,也包揽了男女团体冠军、男子单打前三名,因此,“镇江乒乓是什么?镇江乒乓就是全城人陪交通局玩,最后大家也只有争第二名的希望”。尽管如此,只要大家来参与,

“无年轻不中坚,无中坚不老将”,“各领风骚数百年”,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英雄,他们曾把前辈拍到沙滩上,如今也会被后辈不断拍着砖,每一次都能骄傲地笑着说:玩的哎!真是一团虽忘我、但不忘初心的烟火啊!难道这群精英分子在本地乒坛不应该理所当然地占有一席之地嘛?!还望各位且行且珍惜,常出来打打,你懂呐……。

玩得开心就行,毕竟大家追求的都是快乐乒乓!

这次比赛参赛人数创了历史新高,达300多人,更可喜的是出现了不少新人,如女子有江大的陈静、发电的俞爽,男子有教育的郁佳庆、丹阳的刘佳星、句容的张自然等,给沉寂多年的镇江乒坛注入了新鲜血液。

以上内容,纯属娱乐,真不想引起内心冲突。如有得罪,绝属无意,望见谅!

尤其是这些在镇江乒坛崭露头角的均为二十多岁的“小鲜肉”,他们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非要死拼才华,且个个都是有专业背景:郁佳庆曾经在江苏省队11年,获得过全国大学生运动会乒乓球男子单打亚军,作为新加坡国手参加过世界大赛;刘佳星出自河北省队,在安庆、金坛等地经常与高手过招,已小有名气;张自然出自河南省队,曾代表郑州大学参加过全国大学生乒乓球锦标赛。此次亮相的三位新生代选手,连同比他们大10岁的马良,均为横拍两面攻时尚的先进打法。

 

他们四人在这次比拼(单打和团体)中无一人能保持全胜,彼此拼得十分厉害,胜负常在毫厘之间,难分伯仲,足见当今镇江乒乓竞争之激烈。不仅反映了本次比赛竞争之激烈,也让球迷们在欣赏到高水平比赛的同时,看到了镇江乒坛新的景象和希望。后生着实可喜、可贺、可畏,球迷也着实希望他们在今后的几年里,能引领这座城市的乒乓新常态,再上新水平。

有位“奇人”按照中国传统的至尊数字“九”,总结了乒乓球的九重境界:球痞、球坯、球迷、球痴、球仙、球王、球怪、球魔、球神,相信每一位小伙伴都能找到老将、新人、中坚和自己的位置。

决赛篇

本次决赛由夺冠大热门丹阳队和半决赛3:2力克传统豪门交通队的句容一队联袂上演。首盘,主队句容一队派出新人1号选手张自然,对阵客队丹阳2号老将朱国芳。

新老选手的第一局比赛就迅速将决赛引入了白热化:年轻气盛的小张在10:10后,未能防住老朱的两次主动进攻,以10:12丢掉首局,出师不利的小张也非等闲之辈,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加强主动上手,利用稳定的正反手进攻连下两局,将比分扳成2:1,并在关键第四局中以10:6领先拿到4个赛点。

然而,就在在场球迷都认为这盘比赛已毫无悬念的时候,谁知老朱如有神助,突然迸发出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超常爆发力,放弃了平常擅长的反手长胶控制,改用正手连续拉打进攻,不断撕扯对方防守,竟然以13:11逆袭成功,并且凭借着翻盘的良好手感,在第五局决胜局中又连续打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回头球,取得3:0的小分领先,老将的实力和经验还真的不容小觑啊。

或许是老朱打得太神奇了,全场都充满着丹阳球迷拉拉队的加声!“宝刀未老,传奇继续” 俨然已经成为丹阳球迷的最大期盼。而句容球迷也在暗暗祈祷着小张能尽快重启。此刻的张自然,好歹也是从省队回来的,虽然有点负担,但是并没有太多紧张,加上拥有先进的横拍两面攻打法,知耻后勇、奋起直追,逐渐将比分追到8平。

随后,越打越顺的小张,哼着“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力’”,利用充沛的体力和正反手均衡的攻防以11:8拿下决胜局。虽说此战老朱惜败,但回头一想,52岁的老朱与只有自己一半年龄的高手奉献出的精彩对决,足以为本次乒乓比赛展现了一道乒坛“不老松”的靓丽风景!

决赛的第二盘、第三盘与事先的猜测大差不离:有专业背景的丹阳1号刘佳星以3:1取胜句容2号李俊;带着厚厚护腰已成为打球标配的丹阳3号高飞以不断的正手进攻3:0突破了句容3号朱叶春的反手长胶防守,丹阳大分2:1领先。

第四盘是两队1号间对决,这也是两人的首次交锋。前三局,句容的张自然发挥了强硬的反手贴技术,以2:1领先丹阳的刘佳星,在稍有松懈后立即被刘佳星以13:11扳成2:2,决赛再次被推向了高潮。句容队要想有机会赢得冠军,必须依靠张自然拿下这盘独取2分。

首次在镇江比赛中露面的张自然“自然”不愿错过展示的机会,重新打起十二分精神,最终凭借稍强的反手技术,加上主动、稳定的正手发挥赢得了决胜局,将两队比分定格成2:2。决胜盘,四十年前曾在省里打过球的丹阳老将朱国芳再次上场,接受句容年轻球手李俊的挑战。开局,老将就不负“姜还是老的辣”盛名,以11:4拔得头筹。

第二局,李俊充分发挥年轻优势,不断向朱国芳发起猛力攻势,双方战至10:10后,场上局势似乎进入了让人血脉偾张、不可思议的“死循环”中,几乎总是小李先进攻得分,然后老朱再进攻扳回,比分竟然一直僵持到20平。正当此时裁判准备把比分牌重头翻起时,小李终于打破魔咒,连得两分,以罕见的高比分22:20将局分扳成了1:1。一朝被蛇咬,处处闻啼鸟。

进入局间休息,丹阳老将高飞立即凑到老朱耳边“嘀咕”半天。本来一个老将已经够小李受的了,谁知又碰上了两个年龄加起来近110岁、身高加起来近3.7米的老江湖的叠加,顿时,小李倍感压力山大啊!

大佬就是大佬!在接下来的第三、四局中,小李无法抵挡住老朱的进攻,也无法打穿老朱的防守,连丢两局,以1:3败北。小李“跪”了:城市套路深,我要回……传统强队丹阳队终于凭借新人和老将强劲的整体实力和拼劲,终于圆了失去多年的冠军梦!这也是实至名归!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网址发布于体育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全力火拼演绎乒坛风云,戏说镇江市第十四届运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