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限制顶尖选手战奥运,奥运名额削减几家欢

  文、杨弋非

  第14届苏迪曼杯最终以中国羽毛球队实现六连冠告终,出征本届苏杯前,国羽总教练李永波曾坦言“这是20年来最难的苏杯”,这个“难”,不仅是自身和对手的因素,同时还有来自世界羽联赛事改革的影响,在这点上,李永波有话要说。

  世界羽联又修改规则了!对于关心羽毛球的人来说,这样的消息或许已经不算新闻,频繁的改革好像已经成为世界羽联的招牌。

  有关赛制对中国队的影响,李永波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的开场白是:“我现在不研究(赛制)这些东西,这不是我要研究的事,研究了也没法改变。你世界羽联怎么制定的,我就在这个游戏规则下好好打球,我们不怕。咱们国家现在对体育有了新的要求,要在公平的角度上去比赛,大家公平竞争。”

  这次世界羽联“下手”的是奥运会单打的参赛名额。日前,世界羽联在官方网站上宣布,2016年里约奥运会,男单和女单两项的参赛资格将由之前的每个协会至多参加3人缩减到2人。男双、女双和混双三项依然是每个项目每个协会至多可有两个参赛资格。

  不怕归不怕,赛制改革后中国队遇到的麻烦也是明摆着的,李永波以本届苏杯为例谈到,“苏杯在出场顺序上的修改,对中国队不利的。这次把男双必须放在第一场,懂羽毛球的都明白,如果把混双放在第一场,中国队打谁都是1:0领先开始,因为我们现在混双最强,有四对组合在世界前八名。可是男双是中国队相对最弱的,顺序改了意味着我们0:1落后的几率很大。0:1和1:0在外行看来,你实力强没关系,后面能追上来,但以我们做教练的几十年经验,领先打顺风和落后打逆风是不一样的。”

  根据最新的分配规则,到2016年5月5日奥运会首次报名时,双打项目要求每个协会至少有2对组合排在世界前8,才能获得两个满额席位。相比之下,单打的满额门槛低一些,只要在世界排名前16中至少有2人,即可拿到两个满额席位,而在一个项目中,如果多人获得奥运参赛资格,各协会可以自主决定派谁参赛。对人才济济的中国队来说,这无疑让队内的竞争显得更为残酷。除此以外,世界羽联还指出,一个协会拥有的全部项目满额参赛席位从18个减少为16个(8男8女)。世界羽联解释,这一改变是为了让更多协会有机会参加奥运会。

  李永波所说的“0:1落后”的情况,中国队在苏杯半决赛对阵印尼队就遇到了,当时首先出场的“风云组合”不敌世界排名第三的印尼双打塞提亚万/阿山,但国羽在随后的女单、男单和女双中连胜三场,扭转劣势晋级决赛。从逆境中走向胜利,李永波认为这是苏杯修改出场顺序后国羽收获的一个好处,“逆风球更磨炼人,如果我们的队员只会打1:0、2:0的一气呵成的顺风球,不会打落后球,那你就不是一个优秀的运动员。”

  这样的改变真的能在世界范围内更好地推广羽毛球吗?在中国队总教练李永波看来,可能效果不大。“这样的改变很可能会导致这样的局面,世界排名第3的运动员无缘奥运会,而排名靠后的非一流选手却能站在奥运赛场上,甚至还会有外卡。对弱者公平了,但对强者是不公平的。反过来说,观众是愿意看高水平的比赛还是低水平的比赛呢,这就是一个问号了。奥运比赛的整体水平下降了,对推动项目发展不一定是好事。”李永波如是说。

  苏迪曼杯后,国羽接下来面对的国际大赛是2015年世锦赛和2016年汤尤杯,当然重中之重仍是明年的里约奥运会。世界羽联针对里约奥运有一项重要竞赛规程改革——每个协会单打参赛满额席位从原来的三人缩至两人。而此前伦敦奥运会时,世界羽联就已经将3个双打项目的满额席位缩减为两席。显然,这一改革中国队“受害”最大,因为中国队是唯一有实力拿满全部参赛名额的队伍。

  世界羽联的每一次改革,受影响最大的都是当时实力最强的队伍。一支球队实力之所以最强,是因为其对各项规则研究得最透,训练和比赛的安排更有针对性。突然改变规则,对这样的球队来说几乎相当于重新开始。从目前情况来看,受影响最大的自然是中国队。

  对于这项新规程,李永波有不同的意见。“世界羽联现在的奥运席位规则,限制了优秀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资格,是不公平的。人家优秀运动员是因为付出的多,脑子聪明,能吃苦才能打到世界排名前列的,世界羽联就因为一个国家优秀运动员多,就要出这么个规则?我知道世界羽联这么做是为了羽毛球普及,让非洲等一些羽毛球不发达的地区来奥运比赛,但我觉得,世界排名前16或20人的都应该有资格参加比赛,同时再给那些世界排名不高的选手机会,这才叫公平。”

  就当前的世界排名情况,中国男单有谌龙、杜鹏宇、王睁茗处于前16的位置,林丹虽说长时间缺席国际比赛,世界排名已跌至100名开外,但是他一复出便在2013年世锦赛上问鼎男单冠军,只要他恢复正常训练,找回状态,凭借他的超强实力和丰富经验,用两年的时间重回世界排名前16也不是什么难事。届时,中国队在男单一项上很有可能面临4选2的局面。女单方面,李雪芮、王仪涵、王适娴都在世界排名前4之列,如能保持目前的状态,女单实现满额参赛也无悬念。

  根据目前的奥运名额要求,双打项目上一个协会至少有2对组合排在世界前八,才能获得2个满额席位;单打的满额门槛低些,只要在世界前十六中至少有2人就行。在拥有众多世界级球员的中国队,经常会有几个或者几对选手排名符合奥运参赛要求,这就给主教练带来了“甜蜜的烦恼”。谁能搭上奥运班车?李永波的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是“外战成绩”。

  世界羽联削减单打满额参赛名额,对中国队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削弱了中国队的整体优势。之前有3个参赛名额的时候,中国队可以保证在3个四分之一区都有自己的运动员把守,而名额削减之后,就意味着一开始就有两个四分之一区已经“丢”了。对于参赛的两位运动员来说,不容有失,这样一来,运动员的心理压力自然增加。

  李永波表示:“在奥运积分赛周期,我们会给优秀运动员合理安排比赛,每个人都有机会。你先获得参加奥排运会的资格,但到底是不是你代表国家去打奥运,跟国外主要对手的战绩是主要的依据。不是说你排第一就肯定你去,排第八你就去不了。我们会拿出数据比较,比如说女单,世界排名前10名里,我们的球员跟这前十名中的国外球员对阵的数据,这是我们要统计的,保持全胜的能不去吗?都是靠数据说话。”

  在中国队的集团优势被削弱的同时,我们的主要对手却相应地变强了。根据之前的规定,每个协会单打满额参加奥运会的条件是3人的世界排名都要进入前4,除了人才储备丰富的中国队之外,其他球队几乎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在参赛人数上和中国队相比就处于劣势。如今规则改变,印尼、马来西亚、丹麦等羽毛球强队都具备满额参加奥运会单打比赛的实力。暂且不说竞争力,起码在参赛人数上,他们和中国队打平了。但是,对于其他羽毛球发展欠发达的国家和地区来说,这样的改变没有太大的实际效果。从这个角度来看,规则的修改限制了中国队,有利于中国队的主要对手,对于羽毛球欠发达地区的运动员来说,则没什么影响。

  奥运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过李永波并不会因此而不给新人机会,1994年出生的唐渊渟就是重点栽培对象。李永波说:“唐渊渟是一个很全面的球员,跟很多球员都能配合,苏杯她每场都进出场名单,是因为她实力达到了,如果明年她站在奥运领奖台,你可别觉得意外。”

  参加奥运会的两个人压力会更大,其他优秀运动员的处境同样尴尬。就像李永波所说的,有可能一个世界排名第3的运动员无法参加奥运会,这对运动员的积极性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在历届奥运会上,中国队的“3号队员”屡屡上演“奇迹”。2000年悉尼奥运会,3号男单吉新鹏异军突起,收获中国羽毛球历史上第一枚男单金牌;2012年,李雪芮也是以3号选手的身份出战奥运会,结果一路高歌猛进,斩获女单冠军。如今名额削减,“3号奇迹”将绝迹奥运赛场,这对于奥运会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新华社记者王浩宇 王浩明 梁金雄)

  规则的改变是有连锁反应的,虽然看上去只是针对单打,好像受到影响的只有3号选手一个人,实际上,这样的影响会涉及到整个队伍。

  总教练李永波觉得,这样的改变不仅会影响个人,同时还会对中国队的团体赛以及队内的训练氛围产生影响。他说:“原来参加奥运会的资格多,很多优秀运动员为争取参加奥运会的机会,平时训练很刻苦,很积极。这对我们打好团体赛有帮助,可以让队内充满这种积极的氛围。现在,参赛名额减少了,很多运动员会觉得自己可能没有资格参加奥运会了,干脆就不打了。或者有人很早就觉得自己难以拿到参赛资格,训练的积极性大受影响,这对整个队伍的工作以及打好团体赛等都会有很大影响。”

  李永波举了一个最直观的例子:“单打现在只有2个名额,到了2016年4月底奥运积分赛结束,根据各自状态,谁能去打奥运会基本已经明确。但是,紧接着当年5月还有尤伯杯、汤姆斯杯赛,你说那个打第三单打的,已经知道自己落选奥运会,心情肯定很低落,这个时候来打团体赛,对成绩的影响会非常大。”

  据李永波介绍,对于世界羽联这次修改规则,中国羽协在世界羽联的会议上投了反对票,只可惜最终还是因多数赞成而通过了该项决议。中国羽协在感慨中国在世界羽联的话语权太小的同时,只能无奈接受。李永波说:“对于世界羽联频繁改变规则,我们已经习惯了,尤其伦敦奥运会中国队拿到五枚金牌后,我就预料到世界羽联肯定会改规则。对于这次改变,我们早有心理准备。现在已经不是高不高兴的事儿,我们要做的是积极面对,积极调整思路,理顺之后重新出发,不会有怨言。”

  记者观点

  “抑强扶弱”,只是扬汤止沸

  文、杨弋非

  世界羽联修改规则不是一次两次了,从发球得分到限制名额,每一次改革都明显指向中国队,每一次改革都扬言是为了更好地在世界范围内推广羽毛球。可每次改革之后的情况都一样,中国还是那个羽坛霸主,羽毛球在世界范围内还是小众项目。别的不说,就看看同为隔网对抗项目的网球,人家的赛事运营,人家的明星效应,人家的奖金丰厚……世界羽联改来改去,这样的差距并没有缩小。

  为什么要限制中国队?大家普遍认可的说法是为防止一家独大,使项目失去吸引力。可稍微分析,就能发现这个理由是多么的荒谬:美国男篮称霸世界数十载,也没见篮球项目开始衰败啊;“宇宙队”巴塞罗那俱乐部曾横扫欧洲足球赛场,足球热也未见降温啊;俄罗斯的艺术体操可谓独孤求败,可每一届奥运会艺术体操赛场的上座率都排在前列。

  可见,“一家独大”并非阻碍一项运动发展的根本原因,况且中国羽毛球队还没有强到对每一块金牌都有十足把握的程度。对于球迷来说,只有当这项运动的魅力让自己折服,只有当这项运动的明星能够让自己陶醉,他们才会去关心这个项目。

  美国篮球的水平在全世界独占鳌头,成为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向往的篮球圣地。越来越多的外籍球员出现在NBA的赛场上,甚至成为球队的核心。在这样的带动作用下,世界篮球的水平越来越高,球星越来越多,吸引力自然越来越大。美国就是利用自己在篮球上的绝对优势和对篮球项目极致美的诠释,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向心力,吸引大家来关注篮球,从而带动世界篮球的发展。在此期间,并未见到世界篮联有任何打压美国的做法,相反,他们鼓励最高水平的美国运动员参加到国际赛事中,比如解除了对职业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限制,才有了1992年那支载入史册的“梦之队”。

  同样,对于羽毛球来说,中国就相当于美国在篮球上的地位,世界羽联该做的是保护且充分利用这只“领头羊”,充分展示羽毛球运动的魅力,开发羽毛球项目的市场潜力,这样才能把羽毛球在世界范围内做大做强,而不是想方设法限制中国队,“劫富济贫”。就像赛跑,领跑的选手跑得快,后面的选手的成绩自然会提高。按住领先的选手不让他跑,他和后面运动员的差距确实会缩小,可是最终的成绩必定惨不忍睹。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网址发布于体育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满限制顶尖选手战奥运,奥运名额削减几家欢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